<<返回上一页

防左关键是防过 习近平王岐山定论左右之争?(组图)

发布时间:2019-06-08 04:11:01来源:未知点击:

中共几十年来“左右路线之争”一直不断目前的中南海高层,江派刘云山被视为左派的代表,而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财新网则不断释放民主宪政的舆论日前,王岐山讲话中出现“中国今天防‘左’关键是防过”的言论,海外党媒解读为王岐山自我定性“温和左派”,为汪洋、薄熙来以来的5年的党内左右之争定论此前,陈破空曾分析,中共在六四后左转一发不可收拾,是江泽民主政恶果;刘云山旗下媒体曾借批判任志强直指王岐山是“改革推墙派”,背后是刘云山和王岐山的路线之争 10月31日王岐山在全国政协常委第十八次会议上的讲话在中共官方媒体所刊登的讲话全文中,其中有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在意识形态领域,王岐山坦言:“中国今天防‘左’关键是防过” 王岐山在政协上的讲话是以“从严治党”为主题而展开的其中分别从“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加强自我监督”等方面进行了解读在“全面从严治党要坚定‘四个自信’”这一部分中,王岐山重点谈到了“第一次提出并重点阐述了文化自信”,强调“坚持全面从严治党”,“有理想但不理想化,防‘左’关键是防过,克服思想方法的片面性” 海外党媒:王岐山定论左右之争 被指编辑部设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网文章分析称,王岐山的表述与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中“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有了本质上的不同 文章说,不排除这是高层在整个意识形态领域的的释放信号之举,即,今天中共“防左”主要要警惕“过激”,潜台词即中共自身的定位为适度的、温和的“左派” 文章进一步分析,或许可以将王岐山这次表态看做是对从2011年由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间,关于经济发展和收入再分配的“蛋糕论”所开始,迄今5年的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关于“左”、“右”争论的一次阶段性总结,具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 在2010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时任总理的温家宝称:“我们必须发展我们的经济来把蛋糕做大,但也可以借助合理的制度公平分配蛋糕” 意识形态的分裂于2011年底的口水战中浮现,时任广东省省长汪洋指出:“分蛋糕前必须把蛋糕做大”他表示“经济持续发展”必须优先于其他任务对此,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表示,“某些人认为,一个人在分蛋糕前必须把蛋糕做大,但这种做法是错的,因为如果蛋糕的分配不公平,那么就没人愿意去烤它因此,我们不能把蛋糕做大” 在2011年重庆最受瞩目之时,这个西南边陲重镇一时被视作当年延安,薄本人曾被视作毛泽东的正统代言人在毛泽东的旗帜下,重庆开始清算民营企业家的原罪、罔顾司法程序地大规模打黑,并且高举毛泽东理念中重要的“均贫富”旗号,由此在民间尤其在底层社会赢得共鸣,一时为薄熙来博取了巨大声望 今天就有大陆学者认为,回顾当时的情况,可以看出薄熙来在整合和提升毛泽东主义左派力量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重庆的崛起,成了整个毛左的火车头,薄熙来成了一大批毛左学者心目中的“教主”自此,在改革开放后沉寂了三十余年的毛左再次形成独立力量,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二次文革”的声浪甚嚣尘上 文章认为,在习近平上任之后,他展现出一种超脱左右的姿态来缓和朝野之间“左右之争” 一方面在党内讲话中不断通过类似“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一类的言论来力中共“左”的属性 另一方面又通过参加宪法三十周年大会,出席孔子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在演说时高调宣称中国共产党人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包括儒道墨法孙中山的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等于将孔子与马克思并立,迎合中国部分新儒家与右派人士即使在2016年,我们也能够看到中共在人权和产权问题上向右靠拢,但是在国家治理方面的左翼化,例如对于党委领导的强调和言论上的强力管制 陈破空:党媒痛批任志强,刘云山和王岐山的左右之争 2016年3月2日,自由亚洲刊发陈破空的评论文章《一场混战,中南海乱套了》 刘云山(网络图片) 文章称,党媒炮轰任志强事件的最大看点,是王岐山北京市委属下的千龙网,痛骂任自强:“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走西方宪政之路”一句话却骂出了一个大秘密:任自强的后台是王岐山,敢于反腐、勇于打虎、有“当代武松”之称的王岐山是改革派、推墙派、宪政派 第二天,王岐山就部署中纪委巡视组的工作:今年巡视32个单位,首当其冲的,就是刘云山主管的中宣部中纪委对上中宣部,王岐山对上刘云山,这就是中南海的左右搏击、高层的左右之争绝非单纯的权力斗争,还有明晰的路线之争 文章称,从去年到今年,中纪委对中宣部的阵地,动作不断尤其针对三大主要党媒,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例如,在反腐的名义下,央视的多名男女主持被抓,该台财经频道负责人全部沦陷人民网的总裁、副总裁被抓最蹊跷的是,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总编受到通报处分,仅仅因为六千多块钱的公款消费显然不是,而是王岐山对这名极左总编的敲打和警告 陈破空:中共左转一发不可收拾是江泽民主政恶果 今年6月,旅美中国作家、政论家陈破空在接受看中国采访时表示,邓小平南巡说了一句话,谁不改革谁下台,因为他发现江泽民在六四后矫枉过正,急速的往左转,所以邓小平就说了这句话,指向江泽民但是邓小平讲完这话不久就去世了,此后的领导人,尤其在江泽民主政时期,他不仅没有听人民的呼唤,连邓小平的话都没有听,继续往左转 另外,江泽民执政期间,他还制造两起重大血案、重大镇压,一个是镇压法轮功,一个是镇压民主党,可以说江泽民是把六四镇压继承下来,最后还更加扩大,扩大到血腥镇压法轮功,使更多的民众受苦受害 陈破空表示,江泽民政治左转,用了很多的手法,一个是政治专制,一个是纵容腐败,一个是闷声发大财,要求官员对党忠心,所谓忠心就是利益均在,腐败均在,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同舟共济”,不否定共产党政权,也就是用腐败的方式维持政权,结果使中国官场的腐败一发不可收拾,达到了深重的地步,而中国的政治左转也一发不可收拾,为什么呢因为政治左转就是向后退,要在党内站住脚的人,都要维护这个中共的既得利益,维护腐败集团的利益,他才能在那个体制中站住脚,因此在江泽民的监控下,主导下,包括后来的领导人都要表现出左倾,因为他不左倾就要被拿下,被江泽民的政治老人拿下,所以中国的政治一直到今天,都非常左这就是“六四”之后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