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首发:锦涛迷途 当心「沉水入火,自取灭亡」

发布时间:2019-06-08 07:06:01来源:未知点击:

胡魁警惕:土改在前 杀机随后 所谓「第二次土地改革」,早巳在酝酿之中,舆论在前,先奏凯歌:「农民大转移很快就可以实现!」(张五常)「农民有希望进入中产者阶层,中国农民不要害怕当中产阶级!」(厉以宁)也就是说,让资本流向农村,让农民交出土地,转移到第二、三产业中去,可以救中共 真实情况是,台湾宝岛的农夫们远远不止是「有希望进入中产者阶层」,而是早己成为中产阶级!他们从来就不「怕当中产阶级」,因为农夫们手里有钱,政府征收土地有等价交换的补偿金,大多用来投资于工商界政府也实践了亚当.斯密《国富论》中的理念:企业家为自利而慷慨投资,敞开腰包;社会则因此而富(而保守的农夫们因有不断升值的土地而成了更大的富翁)请注意:这是在大陆对面的台湾宝岛 相反,中国大陆赶走了保护私有财产的政府以后,走的是一条所谓「否定之否定」之路:私有---「公有」---再私有:共产之后,再化共为私 ----通过土地改革流血斗争,土地国有,全国农业、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变相地没收了全大陆土地、矿山、资本等一切资源为「公有」,党的贵族再巧取豪夺,加以瓜分正如一些经济学家所坦言: 「不妨把这些公共财产看成无主之物,谁先把它拿来,这公共财产权就算他的」(盛洪) 这种掠夺「共产」的资本积累,被表述为:「许多国有资产是冰棍---即使零价格甚至负价格转让,国家也不一定吃亏」(历以宁) 胡先生请注意:他们就是把正常的和反常的两种不同质的经济实体混淆起来,让阁下张冠李戴,南辕北辙而不觉 反正捅了漏子,有姓温的兜着,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问题不在于第二、三产业是否发展成熟,关键是:农民有没有土地财产权! 有!如台湾,价值规律存在的社会,农民决不「怕当中产阶级」,因为对非等价交换:「凭爷赏,没商量」,土地的主人干脆拒绝在正常的社会,给它八个胆!政府也不敢开枪杀人,贱价明抢土地、强拆私有房屋!所以在正常的人类社会「农民大转移很快就可以实现」 在与人类正常的社会相反的大陆,原来土地的主人都被当作「地主、富农」消灭了!土地真成了「无主之物」,当然不妨「看成无主之物」,说「零价格甚至负价格转让」农民「也不一定吃亏」农民要去讨公道,,肯定全家吃血亏这不是夸张,是河北定洲十七条人命的血淋淋的现实 所谓「促进土地流转」、「永包制」、「适度规模化经营」恐怕是权贵利益集团所掌控的五大黄金领域中金融、外贸、证券、大型工程等前景危殆!要在土地开发上未雨绸缪,把血盆大口伸向七亿农民弱势群体;河北定州、四川大竹的血战,不过是小儿科 但农民对「出售、转让」土地,己经领教:权钱勾结、警匪一气、开枪杀人!比当年土改流血斗争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先生东南西北四处奔波,拆东墙,补西墙:一直不甚明了:江氏手中所形成「闷声发大财」的经济机制只能为江所用,留下来只能为权贵利益集团服务到底,直至崩溃,不可能为胡温所用等于画好了圈,让二位往里钻!温先生客观上只能「苟利权贵生死以」,在反常的社会里,当不成林则徐! 而胡先生之所以对江氏留下的经济遗产不甚清醒,部分也因官方经济学一贯故意混淆大陆畸形、反常的经济体质和正常的资本社会机体的实质区别 一个经济机体的形成,动机和效果是统一的整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种下「闷声发大财」的畸形重商主义经济之因,只能收获千疮百孔之果 江氏出发点根本就不是「苟利国家」而是利江之家天下,所以总想「把权夺回来」 连老百姓都能看出来:「投巨资于鸭蛋大剧院动机是什么为谁服务的」这实质上是全豹身上之一斑 「一斑可窥全豹」 艺术家濮存昕先生提出的「各地豪华剧场不适用于百姓」显然从美学出发,但问题本身也正涉及大陆整个政治经济有机体属于谁家以及哪个利益集团 这个政治经济有机体,它不但和百姓利益正相对立,并且内藏杀机: 所谓「江氏镇压之五不」:「不能等、不能慢、不能手软、不能犹豫,不能动摇!」以备其千疮百孔不治之症的不时之需 毒食品是这个有机体的标记----「闷声发大财」己深入大陆人的心灵!捞钱,发财,暴发!暴利!----暴力!----哪里有等价交换哪里有和平的转让 周永康只听江使唤,并不买胡温的账 胡先生非要「利为民所谋」,也该按照毛泽东嘴上所说的「一切经过试验」 不妨把何北定州、四川大竹的善后事宜作为「土地流转」大戏的彩排 ----按照价值规律、法律程序,先把两地「以不了而了之」的血案亲自实践,处理完善 达到了被枪杀的农民家属们、无地农户们公平满意,真正落实了「以人为本----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证实了价值规律真的存在; 而且用事实证实:对百姓的生杀之权,只操在自己手中,心中定然有底 否则开始出事,自然温先生仍然被孤立与否定,也会有协奏曲安魂:「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厉以宁), 总之,都让阁下别拿百姓人命当回事 但是第二次「土地革命」真革起农民的「命」,那很可能是四川大竹、河北定州的不等价交换、反价值规律的血案在各地「扩大再生产」! 那时原来的血债会因血的积累由江转到胡温,就要实现「把权夺回来」,而且振振有词:「吊民罚罪」! 十七大上,江家帮摄政赶上前去和接班人紧紧握手,只为露一小脸 政治家起码应能看出三步棋 等到摄政王和接班人实现「第二次握手」的时候,阁下再想罢免周爪牙,恐己「悔不当初!」 中华人文始祖轩辕氏有言告诫子孙:「沉水入火!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