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五个大右派为何永不能被“纠正”?

发布时间:2019-05-29 05:07:00来源:未知点击:

与此同时,毛和中共对政治、文化的高压和快速实行经济国有化、农业集体化造成的问题,引发了人民的不满,特别是知识份子的不满毛不想放弃斯大林式的独裁统治,因此担心中国也会发生匈牙利事件 ,是以决心消灭不满情绪,特别是来自知识份子的不满 毛为此采取了“引蛇出洞”的方式,号召中国的知识份子和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当时有几句鼓励人们鸣放的说词,叫做“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决不秋后算帐”毛甚至还提出要出版《蒋介石全集》,并允许罢工、罢课 在中共的“热情鼓励”下,一些知识份子信以为真,开始给中共提意见;但是还有不少人对中共的“诚意”表示怀疑事实证明,怀疑中共的人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那些相信中共而提了意见的人全部倒了霉 在知识份子充满热情的给中共提出各种意见之时,毛和中共的屠刀开始举起1957年6月初,中共中央的党报《人民日报》已悄悄开始变调,如6月7日的文章就说“共产党的领导下不容动摇,社会主义方向不容模糊”6月8日,中共中央向全党发出毛亲自起草的《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份子的猖狂进攻的指示》,宣布:“这是一场大战(战场既在党内,又在党外),不打胜这一役,社会主义是建不成的,并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险”毛在这一天开始正式指挥反右斗争 反右运动至1958年5月结束,其结果是:定为右派集团22,071个,右倾集团17,433个,反党集团4,127个;定为右派份子 3,178,470人,列为中右1,437,562人;其中,党员右派份子27万多,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份子3万多,高等院校学生右派份子2万多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4,117人很多人被下放到农村劳动教育,这些人和他们的子女都不可以上大学或参军,他们也失去了劳保、公费医疗等 1978 年,在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的努力下,99%以上的右派被“平反”,并恢复了当年的级别、工资等;但有五位中央级大右派却“维持原案,只摘帽子,不予改正,不予平反”,即便他们早已远离尘世他们是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和陈任炳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享受”如此特殊的“待遇”不妨看看反右前他们都对党提了怎样的建议 章伯钧当时任交通部部长、民盟副主席,他真诚地相信毛和中共,不仅在统战部召开的会议上向中共提出了批评,而且提出了“政治设计院”的构想他表示,“现在工业方面有许多设计院,可是政治上的许多设施,就没有设计院我看政协、人大、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应该是政治上的四个设计院应该多发挥这些设计院的作用一些政治上的基本建设,要事先交给他们讨论,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现在大学里对党委制很不满,应该展开广泛的讨论,制度是可以补充的,因为大家都是走社会主义的路这样搞,民主生活的内容就会丰富起来”“国务院开会常是拿出成品要我们表示意见,这种形式主义的会议可以少开”“镇反、三反、肃反中的遗留的问题,党和政府应该下决心检查一下,检查要有准备,要好好作”…… 很快,章伯钧的发言被刊登在《人民日报》上,这成了其划为右派之首的罪状和定性材料1958年1月26日,章伯钧所担的所有职务被撤销,文革中更是遭到了残酷的迫害1969年5月17日,因胃癌病逝其女儿章诒和在回忆父亲时道:“划右以后,他从一个忙碌的政治家变为孤独的思想者从此,灵魂在自己躯壳里无法安放”受父亲牵连,章诒和在文革中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二十年,坐牢十载 而当时的森林工业部部长、民盟副主席罗隆基为了解除知识份子对中共的担心,便提出了一个办法,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一个委员会来保证这一点,而且建议全国上下都成立这种委员会,不但审查过去运动中的偏差,为过去受了委屈的人平反,而且可以制止以后可能发生的对批评者报复的事件这就是著名的“成立平反委员会”的主张但本意是消灭知识份子中的“反党份子”的毛和中共,根本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方案 反右开始后,在毛亲自撰写的社论中将右派的进攻,指向“章罗同盟”,而事实上,在民盟,章罗关系形同冰炭然而,这并不妨碍罗隆基成为全国声讨的“大右派”在凄苦中,罗隆基于1965年郁郁而终 与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罗隆基的“成立平反委员会”并称为著名的三大右派言论的“党天下”,来自于时任《光明日报》总编辑的储安平 在中共的“真诚鼓励”下,天真的储安平也积极行动起来,不仅派出大批记者到一些大城市采访,召开专家、学者座谈会,鼓动他们向共产党提意见,还亲自安排版面发表了多篇措辞激烈的文章6月1日,他自己还在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作了发言 储安平说:“这几年来党群关系不好,而且成为目前我国政治生活中急需调整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关键究竟何在据我看来,关键在‘党天下’这个问题上”“党这样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样的思想,从而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 更让与会者震惊的是,储安平还把批评的矛头指向了毛泽东和周恩来,并且甚为不恭地称之为“老和尚”“共产党是一个有高度组织纪律的党,对于这样一些全国性的缺点,和党中央的领导有没有关系最近大家对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见,但对老和尚没有人提意见” 他想向毛、周请教的问题是:“为什么现在的国家高级领导人中没有一个党外人士” 储安平的“党天下”言论和对毛、周的批评,不仅当时就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而且随后为其引来了滔天大祸据说毛泽东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觉 反右开始后,妻子与储安平离婚,子女与其划清界限,同事纷纷“检举揭发”,批判与控诉铺天盖地,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不久,他被免去《光明日报》总编辑、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务,并被打成了“大右派份子”他在被下放到西山的一个农场2年多后,允许回到了家中他在家关门读书、写字,除了几个亲近的朋友外不和外界来往 可惜好景不长,1966年文革一开始,储安平就被揪了出来,又成了批斗的对象,不仅被勒令每天打扫街道,而且饱受了红卫兵对他的打骂、侮辱8月底,储安平投河自杀未遂9月后,人们再也没有看见他的身影公安部门曾组织了一个专门的调查组,寻找储安平的下落但两年过去了,他仍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最后只好作为悬案搁起来是自杀、被打死、出家……至今仍无定论 时任中央民盟委员、民盟上海市支部副主任委员的彭文应因有“严重反党言行”,被划为大右派其言行包括“社会主义社会中,官多了,官僚主义也多了如何制止官僚主义只有民主!” “现在大家过的是‘矛盾世界’前些日子是‘太平世界’”……1957年遭到批判后,其病妻邓世琳受惊吓身亡,1958年4月,彭文应被撤销一切职务,并取消原有的工资津贴,但他仍拒不认错1961年,其次子彭志平自杀1962年12月15日,彭文应因心包炎败血症,死于上海广慈医院,终年58岁文革时其坟墓被掘 5个中央级大右派中唯一一个活着看到自己没有被“平反”的人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陈仁炳1957年,他提出“反对乡原态度,提倡贾谊精神“,而被曾任《解放日报》总编辑的张春桥在其写的题为《陈仁炳的“另外一条道路“是什么》一文中点名,后来又在毛《打退资产阶级右派的进攻》一文中被点名1990年去世 除了上述5人外,曾在反右中发表惊世骇俗演讲的北大林希翎的“右派”冤案,也直到其2009年去世也仍然没有被纠正 为何中共对于这6个人如此特殊对待除了他们反对一党专制的“反动”言论外,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不能全面否定反右,因为当时邓小平就是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比毛还积极主张扩大打击他自知罪责重大,若全面否定反右,邓小平自身也难免被追责二是平反中阻力很大,曾参与当年反右的很多人都成为了各级部门的实权人物,他们害怕自己被追责 如今,当年被打成右派的很多人早已做了古或许,在这些人走完人生的最后一刻,他们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