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跑者故事:在生命中怎樣熱愛奔跑

发布时间:2017-05-01 02:15:08来源:未知点击:

新華社北京8月22日電題:跑者故事:在生命中怎樣熱愛奔跑     新華社記者沈楠、劉旸     跑步,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簡單的運動,只需要一雙鞋——甚至鞋都可以不是必需品——你就可以上路了     有些人覺得它毫無技術含量,有些人覺得它枯燥乏味,有些人不屑於跟風開跑和各種曬跑,但是有越來越多的人,正在成為跑者他們的故事中有各種因緣際會,他們都有足夠的理由熱愛奔跑     (小標題)跑步像是吃飯加塊肉     她是22日田徑世錦賽10公里大眾跑第一個衝過終點的女生她的身材和膚色看上去都很健康,熒光粉的帽子在人群中一下子跳脫出來     她叫辛玲玲,19歲,中國人民大學的大二學生初二的時候,也許是因為天賦,在學校運動會800米比賽中“隨便一跑”拿了第三,就被拉進了校隊不過,那段訓練對她來說並不是享受,而更多是堅持去完成任務     “校隊裏的概念是一百個第二名都不如一個第一名”,玲玲說,那時候她覺得挺累的,對跑步的感覺比較消極,都是因為想到自己付出了很多才堅持下來     高中畢業來到北京,她才開始真正喜歡上跑步“這邊跑步的群體大,氣氛很好,想想自己有跑步的優勢,幹嘛要放棄呢!”她說,雖然也是在校隊,但是環境更寬鬆,訓練更多的是自己鼓勵自己     “現在這種大眾跑就是隨心所欲,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甚至你超過別人或者別人超過你的時候可以喊一聲加油,這種輕鬆的狀態才能培養出興趣來”     今年1月,出於挑戰一下自己的想法,她第一次參加廈門馬拉松,花了3小時06分鐘就跑完全程,還拿到了獎金不過過程竟然是不堪回首     “第一次跑沒經驗,前面跑得有點快,後面非常痛苦,在北京的冬天廈門卻是溼熱,30公里以後渾身沒有力氣,腦袋發脹,都不想跑了,最後咬著牙跑下來,但是這種感覺非常難受,我現在沒法形容……”     下來之後她發誓再也不跑全馬了,但是那勁兒過去之後便決定,下一個任務——挑戰北馬“我覺得一個女生完成廈門馬拉松而且配速比較高,應該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你說呢”她自己說著大笑起來     說起跑步在她生活的地位,她仔細想了想,說“就像平時吃飯,想讓自己吃好一點就加塊五花肉”,不是沒有就活不下去,而是讓生活更豐富不過她承認,自己是挺愛吃肉的     (小標題)跑步如戲  戲如人生     前一天晚上,他經手的北京人藝國際戲劇節最後一齣戲進行了首演,參加完慶功酒會,他回到家已經12點,今天一早,就趕到永定門參加10公里大眾跑與跑步的結緣於他來說就像那些戲劇一樣,但從此,便無法落幕     他叫竇雨佳,31歲,在人藝做演出策劃,同時運行著“田徑大本營”的微信公號,更早之前,他是中國體育報的一名記者     十多年前,竇雨佳還在上高中,因為從小身體素質差,在運動方面用他自己的話說是“自卑”,體育測試最後一名,上課恨不得躲起來,結果就陷入惡性迴圈高二那年,那個被他叫做“閨蜜”的女生參加學校運動會200米比賽,他每天陪她訓練,結果有希望拿第一的她摔了,而他卻瘋了一樣喜歡上跑步,“仿佛是一起追逐一個夢,後來這個夢破了,我不甘心”     他每天在學校的煤渣操場“刷圈”,每次到200米總是要提速衝一下神奇的是,他越跑越快,從秋天到第二年春天,他從1000米抄近道才有可能及格衝到了第一名,那年他的身高也躥了7、8釐米他開始自信起來,開始想去展示,就連做完廣播操回教室,都願意衝在前面在他的帶動下,一宿捨得男生,竟然大半夜地會在黑燈瞎火的操場上跑接力     他不只愛跑,還愛看別人跑,熬夜看那時候為數不多的田徑比賽直播,研究那些明星的動作迷戀跑步,甚至導致他第一次高考落榜,但他毫不遺憾     復讀一年之後他考進了北京語言大學,順理成章地進入校田徑隊在那個運動氛圍並不算濃厚的校園裏,他為學校歷史上難得的首都高校運動會個人百米第三名     走出校園,他在北京奧運會的前一年考入中國體育報,但隨後的六年記者生涯中,他並沒有做成他最盼望的田徑記者但跑步卻從未停下     畢業之後不再有短跑的競爭環境,他開始轉向路跑、長跑“路跑很新鮮,每一刻風景都不一樣,有種去探索的慾望,場地內看起來枯燥,但從我個人角度講更靠近田徑核心的文化,直觀地追求更快”     去年,他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完成了人生第一個馬拉松現在不太忙的時候他每週要跑上三五次,每次10到20公里     帶著遺憾離開報社,他去了完全不同領域的人藝,但始終無法放下對田徑的熱愛去年9月25日,他創辦了“田徑大本營”微信公號,現在粉絲數接近2萬,很多運動員都在關注他的公號     “田徑在我生命中有壓倒性的重要性,不可或缺與它結緣的戲劇性讓我覺得是冥冥之中要跟它惺惺相惜一輩子似的生活裏可以沒有電影,或者某樣食物,但是不能沒有田徑”     竇雨佳向人藝請了年假,從今年開始,他就是一名報道田徑世錦賽的自媒體人     (小標題)跑步是享受跟自己“較勁”     2012年,他瞞著父母騎自行車走了一趟川藏線,喜歡上長時間自己與自己、身體與自然的對話,然後開始了更純粹與自己對話的馬拉松     他叫張洋,34歲,醫務工作者大學他上的軍校,5公里22分鐘及格,那時候他一聽要跑就渾身不自在,目標就是“往及格跑唄”     那年從西藏回來之後,他報了北京馬拉松,然後開始了一個月的自我訓練:先在奧森跑一圈,然後參加了一個叫“zombie run”的活動跑了10公里,比賽前一週跑了個26公里     那次北馬,他跑得很忐忑,完全沒有配速的概念,好在底子不錯,順利完賽之後,他開始正經學習和研究配速,因為不能再“常常自己把自己跑崩潰”從2013年底廣州馬拉鬆開始,他連續三場比賽刷新自己的最好成績,正當躊躇滿志期待著來年1月的廈門馬拉松再創好成績的時候,竟意外受傷     “生日前一天晚上,打籃球搶籃板落地的時候踩了別人的腳,結果右腳外踝撕脫性骨折,在家躺了兩個月”上半年的比賽全部報廢,讓他非常沮喪直到7月19日張家口的康保馬拉松復出,他說,“重回路上的感覺真好”     跑步上癮,對張洋來說,馬拉松甚至還不過癮——他要挑戰百公里越野     今年的大連100越野賽,“夜裏山頭都是海風和小雨,又累又困,補給也吃不進去,完全靠意志在跑著走著,但為了夢裏的那顆銀海星,終於還是堅持下來了”     在張洋看來,長跑是挑戰自我的極限,是自己跟自己“較勁”“有人覺得跟自己較勁多擰巴呀,多累啊可我挺喜歡和自己較勁的,我覺得假如連和自己較勁的勇氣都沒有,那生活也就沒什么意思了”     至今張洋已經跑了16個全馬,兩個百公里越野賽他給自己定的目標是十年百馬     “我喜歡那種在幾個小時裏享受自己跟自己或者說自己與自然對話的感覺”張洋說,“平時我跑步是不挑時不挑地的,一旦有時間,換上鞋就出去跑跑,只要是路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