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體育)人間真情——兩個人講述他們如何救援郭川

发布时间:2019-06-08 03:19:01来源:未知点击:

北京時間7日的下午一點半,記者撥通了謝航的電話他剛參加完搜救郭川的飛行回來當時是夏威夷時間晚上7點半,他說自己非常累,要馬上睡覺,說不了太多     謝航說:“我1991年來的夏威夷,來了25年,一直在做漁業生意今天我也登機去搜救郭川了他落水的地方順著水流方向下游有五六個島礁那裏的海域有點奇怪,洋流從南向北從第三和第四礁中間流過後就東西分流了,所以郭川有可能漂向了東邊,也有可能漂向了西邊這給搜救增加了很大難度”     “我在這個行業裏很久了,我自己也是拿到牌照的潛水員,在接近20年職業生涯中,身邊有12個人出了意外去世了我經歷過很多類似的事情,我很清楚,如果在海上落水超過三天,不太可能在水中存活我當時就判斷,如果郭川運氣相當相當好,洋流剛好把他送到那些小島礁的附近,然後他自己上去了那他就可能活下來”     “根據洋流情況分析,郭川70%的可能性是往東漂去了所以昨天飛機往東飛去搜救,飛了一圈,回來說沒有找到昨天我沒上飛機,今天我上去了,飛機往西飛去搜尋往西的洋流流動速度很快,今天我在機艙裏要飛行員儘量飛時間更長一些我們飛了很久,空中搜看了6個島礁我們低飛了很長時間,有點辛苦我們從夏威夷出發時飛行高度是3200英尺,貼近島礁搜尋的時候降到1000英尺,最低的時候只有500英尺,很低很低的當時飛行速度降慢,我們能看清下面的情況我們飛的是固定翼飛機,不是直升機直升機飛不了那麼遠我們去搜尋的最遠的島礁,距離起飛機場有900多海裏”     “這些島礁中有一個上面有淡水那裏有一個二戰期間修建的小型飛機場,現在已經廢棄我最希望郭川出事時知道這個島如果他知道這個島的存在,穿著救生衣是可以漂到那裏的,不算特別遠島上有二戰期間修建的帶有淡水的設施昨天我們重點搜尋了這個島,但沒找到他”     “這次參與搜救的全是專業人士,有3個救生員,一個美國海豹突擊隊的退役隊長,一個超級三體帆船的資深船長,一個有40年經驗的潛水員,還有一個是醫生我算是半專業的,但我懂潛水和洋流知識,因為我們是靠海為生的”     “這次飛機搜救只能進行兩天,明天不飛了,因為只籌到了兩天的錢這次搜救活動就結束了是家屬親友出的錢,我去幫著找的專業人士和飛機”     “我是10月30號從國內回來的,剛下飛機,他們就找到我幫忙,讓我找飛機我第二天就找到了飛機,但需要次日中午12點之前把錢付給飛機公司,那樣我們就可以儘快出發搜救郭川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緩啊,當時就像打仗一樣,儘快匯款過來,後來就有人把錢匯過來了隨後我們就急忙籌備,進行了兩天的搜救”     正在夏威夷組織搜救郭川的團隊總經理劉玲玲介紹,謝航這幾天一直不要任何報酬地為他們四處奔波,自己的生意都暫時放下了     謝航在和記者的交談中最後提到了有人緊急把錢匯給了飛機公司,讓飛行搜救得以成行記者經過調查,找到了這個匯款的人她是郭川的同學,在美國舊金山定居她願意和記者分享事情的經過,卻要求不披露她的姓名“因為,我覺得我為郭川做得實在太少了”     她說:“當時是淩晨一點多,我接到了郭川家人的電話,請求我給飛機公司寄錢我最為難的地方是沒有任何匯款合同憑證,對於收款公司一無所知我手裏也沒閒錢,只能把用來供女兒上大學的學費寄過去”     “我知道當時不能和任何人商量,無論和誰商量,對方都會說不換了別人拿同樣一個事情來問我,我也會說:千萬別這樣做”     “郭川的家人說形勢萬分危急,其他渠道打不過錢去,我必須要在當天中午之前把錢寄過去我接到電話後馬上起床上網去查閱收款公司的情況,早上8點多給他們打電話,希望能敲定合同對方的答覆很簡單:必須中午之前把錢打過來,否則明天無法組織營救他們不管我有多難”     “我去銀行寄錢,因為沒有合同,銀行經理想盡了辦法不讓我寄錢他認為這很可能是個騙局,問我認識這些人嗎我說一個都不認識,但一定要把錢打過去我後來給飛機公司老闆打電話,告訴寄去的是我女兒的學費我必須要相信他沒有騙我”     “我當時壓力特別大,不能讓這個事壞在我的手裏郭川出事後,我們同學都很給力,策劃了很多活動,但挫折不斷,都不能成行我覺得這可能是我們唯一能做成的、或許是最後一次營救行動我覺得絕不能讓行動壞在我的手裏雖然郭川已經失聯十多天了,但這時不能理性地去思考:付出這麼多人力、物力和財力,有什么意義這不是一次理性的行動,我們是要做個心靈的慰藉還是那句話,這是郭川家人唯一的一次‘成功’行動,對他們將來的心理狀態很重要你說我怎麼可能拒絕”     “郭川家人承諾只是借我的錢應急,很快就會還我的所以,我真的沒做什么,沒什么值得宣揚的”     “十多年前回國參加同學聚會,郭川抱著一個手提電腦,那時有臺筆記本還是很酷的他讓我看他的一些探險照片,關於他飛三角翼什么的他講得很認真,很嚴肅他在追求一種生活的意義在國內那個浮躁的氛圍中,我第一次聽到了另外一種的聲音我非常的驚訝,知道這個同學不是過去我認識的那個聰明淘氣的小傢夥了”     “我從來沒把他當英雄看待,從來沒有對他說‘加油’,也沒有鼓勵他去創造新的世界紀錄看到他,我不知道為什么就很心疼他,我感覺他有壓力,內心有種東西在攪擾他”     “郭川一直在追尋生活的意義,一直希望帶給大家積極的影響他激勵我們永遠去做更好的自己,積極面對人生我從他那裏得到了很多,卻從來沒能為他做什么我很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