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报告揭开中共网络控制内幕 作者来自网控核心

发布时间:2019-07-01 04:12:01来源:未知点击:

网络控制浓雾不散,《1984》借尸还魂 这份报告以三十多页的篇幅,分“国家网络管理机构控制网络的方式”,“通过行政指令进行的日常控制”和“通过关键词监控”三部分,详细描述了中国各级政府部门,如何以严格缜密的方式控制互联网上的信息流通 报告中写到,中国的互联网控制是一个上达中国最高权力中心,下至最主要的门户网站的结构严密的系统在中国大陆,对网路进行管理的机构就包括: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管理局,中宣部网络局,信息产业部,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等七个大的部委报告中写到,中宣部和国新办都有专门为中央提供“舆情通报”的专门机构“以前,舆情通报仅呈报给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但2006年9月以后,开始报送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换句话说,中国权力最高层的九名政治局常委,亲自过问互联网的管理问题 除此之外,根据陶西喆的报告,中国还斥巨资建造“金盾工程”和培训网络警察何清涟的新书《雾锁中国》中对金盾工程有这样的介绍:“2001年,‘金盾工程’基础已经完成中国的保安系统开始向西方企业购买一些非常复杂的监视技术,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巨大的联机数据资料库,以及一个监视网络综合体,并引入言语和面貌识别、闭路电视、智慧卡、信用记录和互联网监控技术” 在她的笔下,“金盾工程”将会让我们亲身感受《1984》无所不在的“老大哥”的双眼 报告中写到,互联网监控系统的指令下达,常常是多渠道和非常有效率的网络管理部门与网站的沟通手段就包括:“电话、电子邮件、手机短信、指挥平台、MSN、RTX/QQ和每周例会等等”而传达下来的信息的执行速度也越来越快,报告中举例写到:“2007年以后,北京新闻办对其发布的指令信息进行分级,一级,要求5分钟内执行;二级,要求10分钟内执行;三级,要求30分钟内执行” 除了制度性管理和及时下达控制指令之外,报告中还写到,中国的各大互联网经营者还被要求普遍实行“关键词过滤技术”,作者亲自试验,将“有问题的”关键词分别写入“新浪”、“百度”和“凤凰网”提供的博客和论坛,向读者演示了,网络控制是如何通过关键词过滤技术,防止“有害信息”出现在网络上的 在报告的结尾部分,作者还给读者提供了一些,如何在中国绕过网络控制,尽可能多地接触到外界信息的方法 “如果作者被追查出来,他就面临着坐30年牢的危险” 如论从报告的技术内容,还是从对内部信息的了解情况来看人们都可以推测,撰写报告的人应该不仅仅是一个“网络专家”,就如报告的引言中介绍的那样关于作者是谁以及报告的由来,德国之声记者打电话询问了将报告公开发表的,坐落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专门负责网络自由的克罗蒂德(L. Clothilde)女士 她说:“今年5月份,一位自称了解中国互联网控制内幕的网络技术专家联系了中国保护人权组织,说他能够提供中国网路控制方面的详细资料因此,中国保护人权组织联络了我们我们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之后,将他的报告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 克罗蒂德还说,记者无国界组织没有为这个报告支付任何费用而关于这份报告的撰写者情况,她告诉德国之声记者:“他没有用自己的真名,因为那样非常危险我们停止了任何跟他的联络,如果作者被追查出来,他就面临着坐30年牢的危险我能说的就是,他是一个中国人,是一个网络技术专家他要求自己处于匿名状态” 克罗蒂德还讲到,鉴于报告作者所承担的风险,记者无国界组织会关注报告作者的个人命运 “这是第一部由内部人士撰写的报告” 通读《揭开中国网络监控机制的内幕》,读者能发现,报告中的许多内容并不是第一次被披露美国国会和国际保护人权组织都曾经发表过内容类似的报告,成书的作品就包括《雾锁中国》,《中国互联网大战》和《中共政府如何控制网络》等等那么这份报告有什么特殊意义呢 克罗蒂德简短地回答道:“这是一份重要的报告,因为他是从中国内部网络控制的核心部门发出的,作者进行了几个月的研究,撰写了这份报告一次阅读这份报告,和将这份报告公开发表都是有重要意义的” 互联网,中国大陆言论自由的前沿阵地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于2007年7月18日发表的《第2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统计,截止到2007年6月30日,中国网民总数已经达到了1.62亿,互联网的普及率也已经达到了12.3%而且互联网的功能也从原来的传统媒体的电子版,逐渐转变成功能强大、多渠道的传播系统1999年开始,BBS盛行,网民可以就新闻事件自由讨论;2002年博客出现,个人化的、多信息源的网络传播时代到来以网络为中心的传播模式,给中共政府传统的媒体控制体制带来了新的挑战报告中写到的网络控制方式,正是因应这一挑战被不断创造出来的  在互联网这块阵地上正在进行着的控制与反控制的短兵相见异常激烈,报告中也举例写到,2006年,中共政府为了进一步控制网民的意见发表,曾经提出“博客实名制”,而这一政策经过网络认识的强烈反对,最终没有实行这也算是反对控制的一个小小胜利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网民在反对网络控制过程中,仍然败多胜少而且真正严肃抗争到底的“网络异见人士”还常常面临牢狱之灾根据“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报道,从1983年至今,中国被关押在监狱中的媒体记者共有33人;而从1999年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