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中国高等教育在学规模“世界第一”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9-05-01 03:01:01来源:未知点击:

  近日,中共教育部声称中国高等教育规模“世界第一”,然而专家学者对此持怀疑态度图为2017年6月,湖北武汉,一所大学内正在举行毕业典礼(STR/ AFP) 近日,中共教育部发布统计数字,称中国高等教育在学人数规模位居世界第一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分校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表示,中共早前搞扩招,整体数量上来了,但质量并没有跟上;并认为大学的关键在于有大师,而不是仅有大楼 据中共官媒中新网28日报导,中共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声称,大陆的大学生在学人数为3699万人,占世界高等教育在学总人数的1/5,毛入学率高达42.7%其中,高校招生规模已达748万人 此外,中共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声称,中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全国1.23万所职业院校开设约10万个专业点,年招生总规模930万人,在校生2682万人,每年培训上亿人次” “中共,尤其是江泽民时代搞扩招,(延续到现在)整体数量上来了,但是质量根本没跟上现在的硕士生不如当年的本科生”谢田对大纪元记者说,“扩招本身就是问题,它不是由市场导向的,而是权力计划的结果专科学校升为本科学校、大专院校合并为本科学校,扩建也就兴起了” 他表示,这些大学急功近利的结果是拖欠了更多的债务,又没有优秀的师资,自然培养出来的学生远不及国际社会;再加上中共对学术研究设置多项禁区,还封锁西方前瞻学术研究,甚至禁止使用Google学术搜索,使得不少国外优秀人才望而却步,即使有高额工资和优厚的待遇因为“大学不是只有大楼,关键在于有大师” 前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李元华认为,大陆这些大学跟国际上的一流学校有巨大的差距,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个 首先是中共教育制度对于教师的考评是急功近利,教师只要拿到课题给学校带来经费就好,只要每年出多少书就好;其次是“教育官员考虑的是升官发财;教师们考虑的是拿课题,把国家的钱变成自己的钱自然的,教师自身的质量就下降了在没有高质量研究的情况下,教师也不可能呈现高质量的教学”;再者是中共的思想控制,不仅限制教师的研究范围,就连在某一领域有研究的教授也不被允许讲出自己的研究成果 所以即使国家在大学经费方面投入再多,一些老师为了捞钱,“自己没有时间研究课题,就在结题前,跟海外一些研究机构合作,帮助论文发表土大款的合作方式,不是真正的学术交流和研究” 另外,英国《金融时报》28日报导,近二十年来,不仅有大批西方院校在大陆设立分校区,本土的商学院也随着建起来报导举到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指该校已在加纳和瑞士设立了教研基地;今年3月,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Peking University HSBC Business School)还声称将在英国牛津开设校区 但是和国际上的商学院相比,大陆的商学院也还是有不少差距谢田认为,中共在一些数据(比如,GDP)上做虚假报告,又不允许做民意调查,“老师和学生在商业管理学的教、学中得不到基础数据,又怎么谈研究” 其实人文学科方面的研究也类似,只不过限制的不是数据,而是课题方向等李元华举了一个他同事的例子当年他的同事到美国做访学交流,回到大陆后想做一个关于心理学方面的课题研究,但是后来被迫停止“共产党讲无神论,他(李教授同事)做的课题与这个矛盾,自然不可能批下来,也不会拿到科研经费,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