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新书披露教皇方济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发布时间:2019-04-01 03:12:00来源:未知点击:

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格里奧(Jorge Mario Bergoglio)担任耶稣会阿根廷教省会长期间最具争议的事件发生在1976年那时,贝尔格里奧神父,也就是如今的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是一个虔诚的人、一位有魅力的领导者、一位致力于救助穷人的神父作为耶稣会阿根廷教省会长,他还有责任照顾全阿根廷的耶稣会神父和兄弟他年仅36岁就开始担任这一职位几年后,他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最好地支持奥兰多·约里奥(Orlando Yorio)神父和弗朗茨·亚利奇(Franz Jalics)神父,他们在阿根廷所谓的“肮脏战争”期间搬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贫民窟,顶着政府的残酷压迫支持穷人 奥斯汀·伊凡里 Linda Ivereigh 贝尔格里奧神父支持这两位贫民窟神父的工作,不过也用担任神职工作固有的危险警告他俩差不多在同一时期,约里奥神父想获准作为耶稣会士做最终宣誓由于其他耶稣会士对约里奥的工作有所怀疑,贝尔格里奧神父收到的对约里奥的评价大多是负面的据《伟大的改革者》(The Great Reformer,一本精彩的教皇方济各新传记)的作者奥斯汀·伊凡里(Austen Ivereigh)称,罗马的某些耶稣会士也相信这两位神父与游击队有牵连的传言,所以他们在贫民窟的团体被下令解散 作为让步,贝尔格里奧神父建议他们住在附近的一个耶稣会社区继续为穷人服务他们没有遵从他的命令——按照服从誓约,他们有义务遵从——而是决定离开耶稣会不久之后,他们被军事武装抓捕,施以酷刑,被关押数月贝尔格里奧神父暗地里拼命活动,用伊凡里的话说,“不遗余力”地争取到他们获释 尽管如此,贝尔格里奧神父出卖他们的谣言依然存在约里奥2000年去世时仍对自己的前会长充满怨恨不过,亚利奇神父选择留在耶稣会,最终与他的前会长、当时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大主教含泪和解当时,真相已经明了:他们遭到绑架是因为游击队的一位非神职老师在酷刑下供出了他们 伊凡里还很有说服力地表明,贝尔格里奥神父曾暗地里为几个遭到阿根廷军政府迫害的人提供避难所,甚至帮助他们逃离该国内洛·斯卡沃(Nello Scavo)的新书《贝尔格里奥的名单》(Bergoglio’s List,圣本笃出版社[Saint Benedict Press])也讲述了这个故事 伊凡里在这本全面详实的书中精彩讲述了两位神父遭绑架这一复杂事件这本书的副标题是《方济各与激进教皇的成长历程》(Francis and the Making of a Radical Pope)伊凡里是一位罗马天主教记者,20世纪90年代末曾短暂做过耶稣会的见习修士他展示出方济各长久以来一直具备的优秀品质,从年轻的天主教徒,后来的耶稣会新主管和会长,直到最后的主教和大主教,最终令他成为受人爱戴的教皇这些品质包括家庭熏陶出来的深沉虔诚、同学们记忆里的聪明才智,以及对穷苦民众永恒的爱十几岁时,他在探戈酒吧做看门人挣钱(是的,教皇喜欢跳探戈),当时他告诉一位朋友,自己希望成为耶稣会士,这样他就能去附近社区“和民众在一起” 贝尔格里奧神父担任耶稣会阿根廷教省会长时很受欢迎,特别受到年轻耶稣会士的爱戴,因此被某些人视为威胁在教会剧烈变革时期,他努力让阿根廷耶稣会摆脱法国神学家伊夫·孔加尔(Yves Congar)所称的“虚假改革”,转向“真正的改革”贝尔格里奧神父分清了两者的区别,因此惹怒了不少耶稣会士 因此——再加上他后来悔恨地称为独裁主义的一些决定——该教省与其他教省越来越分裂某些人的怨怼情绪直到他当选教皇几天后依然存在当时他给罗马的耶稣会总会长打电话,想重建友好关系当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时,吃惊的耶稣会教廷话务员说,自己的第一个念头是,“当然了,我还是拿破仑呢” 在掌管布宜诺斯艾利斯大主教区期间,贝尔格里奥大主教表现出同样的简朴作风和对穷人的爱,这些品质已成为他这任教皇的标志他痛斥那些表现出“精神世俗”的神父,对阿根廷《民族报》(La Nación)记者伊丽莎白·皮克(Elisabetta Piqué,她写过另一本精彩传记《方济各生平及改革》[Francis: Life and Revolution],洛约拉出版社[Loyola Press])说:“用《福音书》的话说,每次提升都意味着下降;为了更好地服务民众,你必须谦卑” 他担任大主教时很有革新意识,接触反对教会的政治领袖,与基督教领袖、拉比和伊玛目建立亲密友谊2004年,他成为第一个参观阿根廷伊斯兰中心的主教伊凡里巧妙地展示出,尽管教皇方济各(还有我)认为,他当选后,圣灵“改变了”他(教皇方济各的原话),但是如今世人在梵蒂冈城看到的这种激进的开放,与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时的作风一模一样 伊凡里的书中最具争议的部分是对枢机主教贝尔格里奥当选教皇的描述伊凡里写道,枢机主教贝尔格里奥准许四位枢机主教(包括前威斯敏斯特大主教科马克·墨菲-奥康纳[Cormac Murphy-O’Connor],伊凡里曾为他工作过)为他争取候选资格的计划(教皇选举会议禁止这种准许行为)四位枢机主教都否认了这件事,作者说他将在未来的版本中修改这句话但是教皇候选者背后的团体联合是教皇选举会议的一部分,圣灵也可以参与这个过程 伊凡里的书对教皇方济各的耶稣会背景以及他担任阿根廷教省会长时的影响力描写得尤为精彩不过有时你希望编辑更坚决一点(比如,可以删去对阿根廷政治的冗长描述),也希望作者说明更多信息来源(书中说,肮脏战争期间,神父贝尔格里奥的工作目标是由耶稣会总会长设定的,但是没有给出任何注释)书中也有几处不准确的地方有几位记者提到枢机主教贝尔格里奥可能成为教皇候选人,但伊凡里说,“没有一位”梵蒂冈学家提到过他但是总体来说,这本书公正明智,引人入胜 我读过几本关于耶稣会士兄弟的书,但是《伟大的改革者》中提到的很多关于教皇的故事我是第一次听到最有启迪意义的是一句随口说出的话,是关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大主教闲暇时间喜欢去哪里他的一位同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