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索尼黑客事件佐证好莱坞衰败

发布时间:2019-04-01 04:13:00来源:未知点击:

金正恩最近似乎成了美国自封的文化部长,他认为塞斯·罗根(Seth Rogen)导演的关于北朝鲜、含有刺杀金正恩情节的电影《采访》(The Interview),不能上映还不够星期四,破坏索尼影业网络系统,并警告该片不得上映的黑客组织“和平守卫者”(Guardians of Peace)发来消息,称“我们希望和这部电影相关的一切,包括预告片和完整版都马上从网络上撤下” 天哪,形式可真是急转直下黑客们宣称,如果索尼从网上抹掉这部喜剧的所有痕迹——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就会停止对该公司持续了一个月的攻击,此外他们还威胁公司雇员和他们的家庭,令公司高管难堪,偷偷把相当于100兆字节的公司秘密信息公之于众 星期五上午,联邦政府官员称,他们有足够证据证明北朝鲜政府组织了这场攻击几小时后,奥巴马总统加入了批评的大合唱——盛怒的好莱坞演员纷纷指责索尼公司以及美国的院线老板们不应当取消放映这部电影奥巴马说,“我们的社会不应该让某个地方的某个独裁者对美国施加审查” 这是非同寻常、令人迷惑的转折点:一个每况愈下的小国,连自己的人民都养不活,却来决定我们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而它所攻击的行业只是一言不发地旁观,美国总统则认为自己不得不卷入一场由一部粗俗喜剧引发的国际冲突 自从文件被黑客公开后,索尼公司经历了几个星期的尴尬,如今这部电影即将迎来上映前的最后阶段,然而,就在星期二,黑客却提起911事件的灾难,声称任何在圣诞节那天去参加首映的人都将有生命危险“我们建议你们在那个时候远离那些地方,”他们在给新闻机构的一封前言不搭后语的电子邮件中这样写道 电影院线很快公布,《采访》将不会公映索尼公司说自己别无选择,也撤下了这部电影诚然,这里有公共安全方面的考虑,但是别搞错,影响这个决定的还有其他因素,全都和金钱有关:比如在一年之中电影最赚钱的一个星期里,和《采访》同期上映的其他电影票房收入,乃至诸多影院周围商店中的假日购物者都将受到影响各大有线电视台澄清他们不会播出《采访》的视频点播版,索尼别无选择,只能将这部电影扼杀在摇篮,或者只在公司科尔瓦城总部偷偷放映它 这部电影就这样成功地被审查了,其他电影受到类似影响也指日可待其实,在《采访》被宣告搁置的同一天早些时候,这种事已经发生了——新摄政(New Regency)公司宣布,它放弃拍摄一部与北朝鲜有关的惊悚片,该片原计划由史蒂夫·卡瑞尔(Steve Carell)主演,尚未命名 这些黑客威胁乃至电影业内的取消行为将成为长着长长尾巴的噩梦如今的文化话语(cultural discourse)已经成了网络勒索的主题,很难想象它将如何终结纪录片如今日益成为新闻与信息的重要来源,它们很可能突然陷入危险境地如果你看了这一季映时台(Showtime)的《国土安全》(Homeland),你就知道巴基斯坦很有可能采取更危险的行动 今年夏天,HBO台计划播出一部系列喜剧,由杰克·布莱克(Jack Black)饰演一个外国军官,他惹怒了一个掌控巴基斯坦核武库的流氓将军流氓国家及其官员们可能会因为他们不喜欢007电影中坏人的品位就谴责它(顺便说一句,该剧下一集的剧本作为黑客入侵的一部分而被公之于众) 这种事不会止于娱乐行业一些新闻出版物,包括《纽约时报》在内,在发布某些惹恼拥有黑客资源的群体的文章后,持续遭受到网络攻击黑客在索尼一事上取得的巨大成功无疑会令不少由国家赞助的网络攻击参与者感到大受鼓励 形式就这样飞速恶化——在未来,电影业回顾这个转折点之际,将会感到深深的羞愧——想追溯我们是怎样犯下各种错误,走到今天这步田地,这是一件难事,不过我愿意开个头 索尼:2011年,索尼的PlayStation平台受到大型安全攻击,当时我正好和索尼当时的首席执行官霍华德·斯特林格(Howard Stringer)在一起,他的样子看上去好像在马蜂窝里呆了三天在这以后,作为靶子的索尼表现得并不强硬,这一点令人非常难以理解 此外,虽然我全心支持大胆的创意选择,但这是一部喜剧,讲的是拙劣地谋杀某个主权国家的领导人,这个领导人是真实存在的,在片中爆掉他的脑袋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你想讽刺某个无法无天的领袖,要干这件事有很多办法,比如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的《大独裁者》(The Great Dictator),从各方面讽刺了希特勒,只是没有指名道姓 好莱坞:如果你想在好莱坞的人们身上找到勇气,还是歇菜吧许多制片公司都满足于观望索尼的犹豫不决,自己却什么也不说,担心自己最后也会上“和平守卫者”的黑名单当危机发生时,代表电影业的美国电影协会仿佛进入了证人保护计划,12月11日,它的一位发言人对商业网站“截稿日”(Deadline)说,“目前我们无可奉告,我们没被卷入”只有在损害很明显时,该协会才谴责了黑客攻击行为 对索尼的攻击或许应当被视为这个组织显示其真正价值的时刻,它可以发表全体声明,回应对这个行业的基本威胁然而这个组织,乃至它所代表的那些制片公司却躲了起来正如我的同事布鲁克斯·巴尼斯(Brooks Barnes)和迈克尔·西普里(Michael Cieply)写的:“这件事很可能被视为好莱坞领袖地位的失败” 星期五,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对普遍的懦弱显得更不客气,他对“好莱坞截稿日”说,自己在散布一封请愿书,要求大家团结起来,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当我们看着一个团体遭到彻底中伤,却没有人站出来,”他说当小说《撒旦诗篇》(The Satanic Verses)遭到攻击时,图书行业组成了统一战线电影业发生的事却正相反 新闻媒体:黑客窃取索尼公司的个人和公司信息后,把数据放在一个名叫“粘贴桶”(Pastebin)的网站上业内出版物和许多主流新闻出版物上了钩,花费大量时间去翻查这些偷窃而来的赃物,用大标题报道这些意在尽可能造成尴尬的八卦邮件刊登这些私人通信对公众有任何意义吗我们只是发现,一旦达不到目的,制片公司的高管们可以非常铁石心肠,制片人可以变得脾气暴躁正如亚伦·索金(Aaron Sorkin)指出的,这并不是什么新鲜或是重要的信息 这些泄露出来的数据的确表明了,整个业界正在联合起来努力向谷歌施加压力,但最主要的内容还是那些会引发窃笑和私语的东西,黑客们知道这一定会刺激媒体最基本的竞争冲动新闻机构强忍住没有公开那些护照和医疗纪录之类的内容,但总的来说,在信息方面,新闻媒体还是成了威胁索尼、整个行业,乃至美国公众的最后一份力量在宏观范围内,媒体不是去关注对言论自由前所未有的政治攻击,而是去偷窥业界的互相诽谤中伤 这份名单还可以继续列下去,包括那些热衷发表空洞、好战言论的政治家们,但让我们只说过去的几个星期里,美国的政治与文化叙事都太糟糕了《采访》的价值有待商榷,但最基本的商业规则和公民自由显然还是要尊重的 那么正确的回应应当是什么样的呢美国人擅长于坐在沙发里看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为什么不利用这种力量呢索尼公司的律师大卫·博伊斯(David Boies)在星期日接受“与媒体会面”采访时说,这部电影最终还是会发行的“它将以怎样的方式发行,目前还没有人完全清楚,但最终它会发行的” 在美国,影视内容可以自由而不限制地播放,许多人因这一点而获益,赚取了数以十亿计的金钱,总统——是的,这很重要——应当把他们都召集起来,还应当以中间人身份制定协议,让美国人有机会看到这部电影要把《采访》放到Hulu、iTunes、Google Play和Netflix、放到NBC或者其他公共台网络,放到映时和所有有线网络,把它放到任何人们可以按一个按钮就能同时观看的地方让它到处都是,让目标无法识别,从而打败审查 这个行业里,不管是旧势力还是新势力,不管是数码还是模拟,都应该站在同一阵线,与消费者们携起手来,让整个世界知道,我们既为我们那些重要的电影而自豪,也为这些傻里傻气的电影感到骄傲,还有它们所象征的自由精神如果各路竞争者们为了自私的目的,想要打着共同利益的旗号袖手旁观,这将会成为整个世纪的重大社会旁观事件我愿为艺术自由去做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