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精美小屋可传家

发布时间:2019-04-01 04:07:00来源:未知点击:

马里兰州森特维尔——维科·冯·沃斯(Vicco von Voss)在这里为家人建造的两层住宅,更像是一件巨大的定制家具,而非房屋 首先,建筑框架上没用一根钉子;所有构件完全是由木榫接合的,展现出令人叹为观止的榫卯细木工艺而且,每根木板和横梁,都是在现场手工加工的,多数木材来自从周围收集而来并回收利用的倒塌树木 无怪乎这栋房子的修建时间比一般住宅稍长一些了事实上,十年过去了,它依然是一项在建工程 维科现年46岁,他从90年代末——也就是他20来岁的时候起,就梦想着建造一所这样的房子那时候,作为一名来自德国汉堡的家具工匠,他正忙于创立自己的事业,同时尽可能压缩生活成本,平时就居住在马里兰州东海岸的一间自建小屋里那栋小屋只有一个房间,面积110平方英尺(约合10平方米),既不通电,也没有自来水;有一座小燃木炉用来取暖(以及烧热水,只要他那用于收集零星雨水的55加仑[约合0.2立方米]蓄水池里攒了足够的水) 冯·沃斯在艺术学校时制作的一个巨型木质圆规和铅笔 Bruce Bu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不过,小屋的天窗之下设有一张高架床他说,正是在那张床上,他在脑海里勾勒出了这幅蓝图的“每一处细节”是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的作品及周边乡间的谷仓给了他灵感,他构想出了一座采光充足、可以同丛林融为一体的木结构建筑 等到十年后,他结识自己的妻子时,房屋已经部分建好了,不过资金依然紧张,因此他把这栋房子租了出去,自己依然住在原来的小屋里 现年37岁的杰奎琳·冯·沃斯(Jacqueline von Voss)是一名针灸医师兼综合健康咨询师那时候,她并没有因为维科粗陋的生活条件而退缩事实上,这正是令她芳心暗许的部分原因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听从自己的理智,住在波士顿和费城,开创自己的事业,”她说,“但是当我遇见维科、并在小屋里住下来后,感觉生活就像有了新的意义” “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属于我的人,这就是属于我的地方他们都给了我家的感觉” 维科站在他的木材加工站跟前 Bruce Bu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很快,两个人就结了婚,搬进完工一半的房子里施工进度则继续不疾不徐、悠哉悠哉地向前进行着 由于设计过程中用到了几百种木材——包括东方白松木、樱桃木、柏木、红枫木、雪松木、橡木等,要决定每种木材应该用在什么地方,并不总是那么容易 “我会让木材自己说话,”维科说他将香气宜人的雪松木用在浴室,将樱桃木做成筒形拱顶天花板的椽条,“你可能会到处寻找合适的木材,而它往往就在你的眼前但你必须敬候它” 设计过程中用到了几百种木材——包括东方白松木、樱桃木、柏木、红枫木、雪松木、橡木等“我会让木材自己说话,”维科说图为艾拉卧室的定制门,是由樱桃木和美洲香槐木做成的 Bruce Bu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木板每厚一英寸,就必须多风干三年,这样一来,板子就能“根据季节的变化膨胀和收缩,”维科说,“从这个角度讲,木料就像葡萄酒一样” 但是,有些事是等不了那么久的 “有那么几件事,我坚持要在搬进去之前完成,”杰奎琳说,“其中一件就是,浴室要装一扇门” 维科和他的妻子杰奎琳、女儿艾拉 “有那么几件事,我坚持要在搬进去之前完成,”杰奎琳说,“其中一件就是,浴室要装一扇门” Bruce Buc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还有一件事情不能等,那就是育儿室的门四年前,杰奎琳怀着女儿艾拉(Ella),眼看已有八个月身孕,所以她急着让丈夫把门装好,这样他就可以安上石膏墙板,及时把育儿室的其余部分装修好了 “当维科一头扎进他的艺术世界时,”她说,“我的生意头脑有时就会跳出来说,‘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在雕琢一件杰作,但你总归得把它完成才行’” 尽管如此,维科还是花了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来雕刻这扇樱桃木和美洲香槐木制的门,又用了好几天时间连接这些构件“她那时是在为生产做准备(nesting,孕妇的一种本能行为,表现为想为即将出生的小宝宝张罗好一切——译注),”他说,“但是我知道,做这扇门不能操之过急” 最终,这扇门还是及时完工了现在,它作为一个入口,通往女儿的小世界,门上的刻痕记录着女儿的成长维科说,他希望在这座1400平方英尺(约合130平方米)的房子里,每一扇门最终都是独特的,而且同样创意十足——作为一件独一无二的手工艺品,就像一个精雕细琢的传家宝 “这座房子跟一件家具没什么不同,”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