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2014,一个折腾的时尚年

发布时间:2019-04-01 05:02:00来源:未知点击:

对时尚界来说,今年是有趣、混乱的一年 法瑞尔·威廉姆斯(左)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身穿短裤西服套装AA美国服饰的创始人多夫·查尼被解雇 Frazer Harrison/Getty Images; Gary Friedman/Los Angeles Times, via Associated Press 想想看,9月时装月中最大的领潮者既不是一个时装品牌,也不在四大时装之都(纽约、伦敦、米兰和巴黎),而是苹果公司——它在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发布了苹果手表,不过这股浪潮一直席卷到巴黎圣奥诺雷大街的科莱特精品店 露皮塔·尼永奥(左)在奥斯卡颁奖礼上穿的普拉达礼服得到赞叹詹妮弗·劳伦斯在金球奖颁奖礼上毫不意外地身穿迪奥礼服 Noel Wes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Jason Merritt/Getty Images 或者想想看,6月份,一个并非以讽刺闻名的名人上台接受“时尚偶像”奖时实际上什么也没穿 范思哲帮助修复埃马努埃莱二世拱廊(左)路威酩轩集团结束与爱马仕的一场法律争端 Marco Cella; Eric Piermont/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蕾哈娜(Rihanna)身穿亚当·塞尔曼(Adam Selman)透视“连衣裙”领取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的时尚偶像奖时,并不是想用辛辣的皇帝新装暗讽成衣界,但她的确在Instagram上引起轩然大波而我们其他人的心情则介于赞美社交媒体和哀叹它对时尚的重要意义之间 苹果手表在发布之后成为一股有影响力的潮流(左)“正常核”服装的一个例子就是新百伦运动鞋 Apple Inc / Handout/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Pablo Cuadra/Getty Image 所以这一年就是前后左右来回折腾在度假系列时装秀上,各大品牌的做法大相径庭:有的选择制造轰动一刻,用飞机接送超级模特展示旅行系列(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在摩纳哥发布度假系列;迪奥[Dior]选择在布鲁克林发布新装);有的则在服装到店前拒绝泄露哪怕一张照片(比如赛琳[Céline]) 10月份,奥斯卡·德拉伦塔(右)去世,他去世前,彼得·科平被任命为该品牌的新创意总监 Patrick Kovarik/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Don Hogan Charles/The New York Times 你可能会将这归罪于华盛顿相互对抗、似乎不可调和的局面,甚至归罪于忽冷忽热、变幻莫测的天气,但这些对立足以让你在精神上受到打击难怪12月份早秋系列亮相时,最大的潮流是黑白混杂的对比图案 时尚反映现实证据就在图案之中 1. 有影响力的人:流行与过时 在卡戴珊的世界里,似乎是越大、越奢华越好(至少对博客圈来说是这样),但露皮塔·尼永奥(Lupita Nyong’o)和阿迈勒·阿拉姆丁(Amal Alamuddin)以绝对优雅、拒绝夸张脱颖而出,成为新的时尚领导者她们证明,克制和精致品味(以及拒绝迎合社交媒体的常见标准)有它自己的爆炸性效果 从金球奖上的拉夫·劳伦(Ralph Lauren)红色披肩礼服到奥斯卡奖上的“内毕罗蓝”普拉达(Prada)礼服,尼永奥一直在向饱和色与简单线条的醒目效果致意新任克鲁尼夫人是一位人权律师,她通过在威尼斯的三天婚礼展现聪明美丽的涵义作为新一代楷模,这两位女士展示出,巨大的成就和对时尚的颂扬可以并驾齐驱,不过后者在为前者服务时,比单独彰显自己要好很多 相比之下,蕾哈娜简直无处不在,身穿暴露身体不同部位的套装出现在几乎每一场时尚活动中,渐渐让人觉得乏味,而非兴奋(毋庸置疑,就像格雷顿·卡特[Graydon Carter]说的,“世界上最伟大的资产是难以得到”)当然,她的确在年终被任命为彪马(Puma)女装的创意总监,这在理论上意味着2015年我们将看到更多蕾哈娜为彪马设计的服装,不过尚待分晓 与此同时,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与克里斯汀·迪奥的协议要求她身穿该品牌礼服出席大多数红毯活动,这夺去了观看她着装的大部分乐趣“品牌大使”这种关系可能有利于品牌,但不利于大使劳伦斯在工作中显然很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她能在着装上也展现自己的想法难道不好吗 2. 佩戴的趋势,趋于简化 毋庸置疑,从流行趋势的角度讲,今年可穿戴技术取得突破在蓄势待发几个月后,苹果、三星和英特尔接连发布自己的智能手环装置其中英特尔公司不仅与开幕式(Opening Ceremony)公司合作开发智能手环,还与化石(Fossil)公司合作开发智能手表,与陆逊梯卡(Luxottica)合作开发智能眼镜拉夫·劳伦推出了智能衬衫和智能里基(Ricky)包托里·伯奇(Tory Burch)、谭燕玉和迈克尔·高仕(Michael Kors)等设计师也开始用心设计智能配饰这只是时间问题:当我们想测心率或给手机充电时,无需再像《星际迷航》(Star Trek)大会上的难民那样四处奔走 不可否认,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有人真正破解科技时尚的密码,但是,至少在时尚日历上,它是数一数二的产品不过,对那些更喜欢简化而非复杂的人来说,有两股荒谬的孪生潮流——“正常核”服装(normcore)和运动休闲装(athleisurewear),它们是无中生有的时尚潮流仅仅因为你给某种东西起了个时髦的名字,并不意味着它值得注意——这些伪潮流就是例证毕竟,“正常核”服装实际上就是不时尚的基本款服装,运动休闲装其实就是锻炼时穿的衣服该穿牛仔裤就穿牛仔裤,该穿紧身裤就穿紧身裤,这没什么问题我们不要胡乱演绎了好吗 3. 设计师来来去去 哪怕从时装界的角度看,今年也是设计师抢椅子游戏最火爆的一年,火爆程度在时装界也很少见有些设计师离开某些品牌去其他品牌,有些就是离开了,有一个回归了2月,妮科尔和迈克尔·科洛沃斯(Nicole and Michael Colovos)离开海尔姆特·朗(Helmut Lang);6月,奥利维尔·泰斯金斯(Olivier Theyskens)离开希尔瑞(Theory);7月,克里斯托弗·勒梅尔(Christophe Lemaire)宣布将举办他的最后一场爱马仕(Hermès)发布会9月,让·保罗·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宣布从成衣部退休;11月,拉夫·鲁奇(Ralph Rucci)称将离开自己的同名品牌,马可·萨尼尼(Marco Zanini)离开夏帕瑞丽(Schiaparelli);12月,开云集团宣布弗里达·詹尼尼(Frida Giannini)将在古驰(Gucci)工作十年之后于2015年2月离开该品牌(喘口气,后面还有) 10月,彼得·科平(Peter Copping)离开莲娜丽姿(Nina Ricci),成为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的创意总监;纪尧姆·亨利(Guillaume Henry)宣布他将离开卡纷(Carven),去莲娜丽姿接替科平的职位迈宝瑞(Mulberry)最终找到赛琳的配饰大师约翰尼·科卡(Johnny Coca)担任新创意总监(不过他要到明年才上任),爱马仕(Hermès)任命纳德格·范内-齐布尔斯基(Nadège Vanhee-Cybulski)担任女装艺术总监,布鲁克斯兄弟(Brooks Brothers)签约雇佣扎克·珀森(Zac Posen)担任其女装设计师 不过,2014年最引人注目的任命是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在离开时装界三年之后回来执掌马丁·马吉拉(Maison Martin Margiela)尽管时尚界最有权势的女人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在12月英国时尚大奖的颁奖台上公开拥抱加利亚诺,但零售业和顾客们能否原谅他2011年醉酒后的反犹太言论尚未可知,那一言论导致他从克里斯汀·迪奥艺术总监的职位上遭到解雇明年1月将举办他上任后的伦敦首秀,届时人们的反应,将让我们对此问题略知一二 而最令人心碎的告别是3月份49岁的劳伦·斯科特(L’Wren Scott)自杀,10月份82岁的纽约时装周巨擘奥斯卡·德拉伦塔去世他们两位让时尚界陷入悲痛,不过德拉伦塔逝世的反响更为深远德拉伦塔经常被称为午宴女士的首席设计师,但实际上他的审美影响了很多政要、名人和世家,从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劳拉·布什(Laura Bush)、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到妮琪·米娜(Nicki Minaj)他11月份的追悼会无异于一场国事活动,发言人包括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我们知道再也不会有像他们这样的设计师了 4. 各大品牌忙着赞助;忙着起诉 路易·威登今年的组合拳包括一位革新性的新设计师(尼古拉斯·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在3月份的时装秀上鞠躬)和一个改变景观的新当代艺术博物馆(路易威登基金会大楼),后者在10月份的时装周期间开幕,盖过了其他所有品牌的风头,甚至包括德赖斯·范诺顿(Dries Van Noten)秀台上的早餐;香奈儿(Chanel)的超市走秀;高桥盾UC(Undercover)有51个造型的“天鹅湖”;以及川久保玲对血与玫瑰的颂歌 尽管盖斯奇埃尔的作品令人兴奋,但那个基金会也许具有最长久的影响力的确,它代表了奢侈品界的一个新动向——各大品牌越来越多地充当起艺术资助者和遗产保护者的角色很多政府受到经济衰退冲击,节省开支,把资金从艺术界抽出,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此时,奢侈品公司挺身而出,填补了部分缺口 除了路易·威登,普拉达也宣布修建自己的现代艺术综合大楼——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设计的普拉达基金会大楼,它明年开幕后将成为米兰的第一个当代艺术博物馆范思哲(Versace)承诺帮助修复埃马努埃莱二世拱廊;萨瓦托·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捐资修复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这些都是追随芬迪(Fendi,修复许愿池)、Tod’s(修复罗马竞技场)和迪赛(Diesel,修复叹息桥)等先驱这表明,未来的奢侈品大战可能与产品的关系更小,与行善承诺的关系更大 当然,与在法庭上解决问题相比,做善事是对时间和金钱更有效的使用诉诸法庭这种不太体面的事情似乎突然之间开始流行,路威酩轩、开云和爱马仕等公司纷纷加入,结果爆出了各种丑事令人高兴的是,年末大部分争端已经解决或者被地方法官打发回家,当事人开始在法庭之外解决分歧有时,打官司的场面真不好看 5. 男装势头大涨;青少年时装崩溃 长期以来,男装是女装被忽视的弟弟,但是现在它成了时装业最热门、增长最快的分支伦敦男装周非常成功,所以纽约也在考虑举办自己的男装周Hood by Air是今年最被热议的品牌之一,获得了路威酩轩年轻设计师奖的一个特别奖雅诗兰黛创立了自己的第一个独立男士护肤部门 难怪男性时尚偶像地位也提高了,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是2014年谷歌上搜索排名第五的红毯人物,也是第一位上榜的男士,这是因为他钟爱薇薇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超大号帽子,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身穿短裤西服套装比较传统的人请看看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他凭借在百老汇音乐剧《摇滚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中饰演的变装者获得大奖,之后签约成为伦敦雾(London Fog)的代言人,并将担任2015年奥斯卡颁奖礼的主持人 不过,这一领域并非没有败笔(人们越关注,就越可能犯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8月份奥巴马总统在白宫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身穿浅色西服,在网上引起强烈批评,直到金姆·卡戴珊(Kim Kardashian)为《Paper》杂志脱光衣服、浑身涂油转移了人们的视线毫无疑问,如今(过去可能也是这样),男士着装也是大事 不过,在男装势头大涨之际,青少年时装遭遇重大挫折,AA美国服饰(American Apparel)、Abercrombie & Fitch和Delia等热门品牌都面临重大纠纷Delia宣布破产,前两家公司因内部动荡(AA美国服饰遭遇性侵犯指控)失去了很多吸引力和客户群12月,Abercrombie的首席执行官迈克·杰弗里斯(Mike Jeffries)离开该品牌,而AA美国服饰富有争议的创始人多夫·查尼(Dov Charney)则被解雇 强大的13至21岁顾客群将把目光投向哪些品牌目前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