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在马六甲寻访郑和的足迹

发布时间:2019-04-01 02:19:00来源:未知点击:

马来西亚马六甲——郑和是中国明朝的宦官,也是一位航海探险家,他率领着满载瓷器的船队抵达了非洲和阿拉伯半岛,把长颈鹿带回了中国,同时也在东南亚航道的沿岸修建了城寨 其中一个热带基地就位于马六甲,现在它是马来西亚西海岸边上一座规模不大的城市,保留着粉红色的葡萄牙殖民时期建筑、中国商人的宅邸,以及印度教和佛教寺庙 15世纪时,它是贯穿中国与印度洋西部沿岸的海上通路的中间点郑和船队的水手在马六甲海峡修建了房屋和仓库从中国出发的船员,只有十分之一回到了中国 目前,在马来西亚及其有着很多华裔人口的邻国新加坡,一些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努力要让郑和的名字成为马六甲的代名词,正如他的名字一直与中国紧密连系一样马六甲至少有两家宾馆以他的名字命名在老城区的一个十字路口,矗立着一艘中式帆船的巨大复制品,上面覆盖着广告牌 但是,郑和文化馆才是郑和热再次兴起的真正体现它是一处不规则的红色二层建筑物,前面有八个门面其目的是向游客明确介绍郑和的生平和那个时代,其中包括他在马来西亚停留期间这个文化馆的魅力和声誉传回了郑和的祖国:去年,中国共产党最高层官员贾庆林参观了这家文化馆 “郑和对马六甲帝国贡献良多,”文化馆创办人陈达生说他是新加坡学者和企业家,也是国际郑和学会会长“如果没有明朝的支持,马六甲的历史就会改写”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历史学家郑一钧说,郑和给这片区域带来了中国的生活方式“在马六甲当地的历史,这种影响很明显,”他说“在这段时间里,人们开始穿中式服装中国人也和当地人通婚两种文化发生融合,中国人成为了当地社会的组成部分” 郑和文化馆是在官厂旧址上修建的,它在河的西岸设有库房和粮仓曾陪同郑和三次下西洋的马欢是名阿拉伯语翻译,根据他的记录,有一道内墙保护着库房,外墙则围绕整个建筑,带有四个瞭望塔带着铃铛的卫士在夜间巡逻 根据J·V·G·米尔斯(J. V. G. Mills)的翻译,马欢还写道,镇上有“老虎变成的男人;他们进入集市,混迹于人群中;他们被认出后,遭到了捕杀” 郑和文化馆正式开放是在2005年,郑和首次下西洋的600周年从1405到1433年间,郑和七次下西洋在最后一次回国途中,62岁的郑和与世长辞同船船员用白布将尸体包裹好,抛入海中 郑和文化馆兴建的时候,工人在工地发现了五口古井其中两口中有明代文物,包括瓷器碎片其中一口井位于文化馆大堂的咖啡厅井的内壁以花岗石块衬垫“在郑和去过的各个地方,都发现有这样的做法,”陈达生说 提到郑和,可以引起人们的强烈反应很多中国人对他心怀崇敬,称他是一位先驱者,让中国暂时性地成了海上强国在西方,郑和的功业一直是人们争论的话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拜加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的畅销书所赐这本2002年出版的《1421:中国发现世界》(1421: 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World)遭到了很多历史学家的批评,因为它在证据很不充分的情况下,就断言郑和的海上行程远远超出了东非,到达了美洲,比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还早数十年 但没有人会怀疑郑和到过马六甲,他至少五次抵达这里“郑和在这里的时候,就住在这栋建筑里,”文化馆导游戴维·许(David Khor)说“他建起了马六甲之前它是个又小又落后的地方” 陈达生说,在马六甲,95%以上的清真寺都深受中国建筑的影响更重要的是,郑和与当时的中国统治者明成祖协助了马六甲当地人抗击暹罗王国 “明成祖承认当地的部落首领是王国的统治者,”中国历史学者郑一钧说“在此之后,暹罗就不敢再侵犯马六甲了马六甲人认为是郑和帮助他们获得了独立,将他铭记在心” 马欢写道,郑和赠给部落首领“双台银印、冠带袍服”然后,在当地“建碑封域” 文化馆里的展品呈现了郑和故事的其他层面1431年,在最后一次前往非洲之前,郑和向福建的一座寺庙赠送了一口钟,以祈求一路平安一个玻璃柜里陈列着那个时代把男孩变成宦官的工具:一把匕首、一根绳子、一支蜡烛和一个缸子(用来盛放割下的私处)“没有麻醉剂,没有止痛药,”戴维·许说“非常痛苦” 郑和出生于中国西南部一个显赫的穆斯林家族13岁时,他被来犯的明军俘获,成了一名宦官之后,郑和侍奉朱棣,也就是后来的明成祖 对中国人而言,郑和的声誉在于其充当了明朝的和平使者,寻求与遥远的王国建立邦交随着当今中国的崛起引发与其他一些亚洲国家的摩擦,一些学者以郑和为例,证明中国在历史上向来以世界和平为目标 “欧洲人通过长途航行掀起了腥风血雨,一路强取豪夺,”厦门大学历史学教授庄国土说“郑和跟他们有着本质的差别” 不过,另有一些学者认为,郑和的航海实际上是由士兵进行的军事远征,代表的是明王朝奉行的扩张主义“它们是带有战略目标的军事任务,”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学者韦杰夫(Geoff Wade)在该校亚洲研究所(Asia Research Institute)于200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写道 韦杰夫说,郑和在马六甲筑造的城寨证实了探险行动的军事本质“要用这些庞大的舰队维持周边地区的‘大明’统治,打开通过印度洋前往非洲的通道,在今天的东南亚一带修建中途集结地是有必要的,”他写道 但陈达生说,这种军事化的、“混乱的”、痴迷于西方所说的“零和博弈”的全球秩序,是今天才有的他说如今“你必须征服你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