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传媒第一股”巨亏4.64亿!这就是传说中的整容式变脸?(图)

发布时间:2017-12-04 06:36:10来源:未知点击:

电广传媒曾是传媒行业改革的先锋,号称“中国传媒第一股”,前一阵还预告盈利2600万,如今年报却巨亏4.64亿,遭到交易所问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整容式变脸” 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近期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公司的答复是,关于业绩预告修正滞后的问题,2018年1月31日披露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0-3900万元,而于4月28日披露的年度报告显示,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为4.6亿元盈利情况相比预计发生盈亏性质变化且波动剧烈电广传媒回复,由于2017年末至2票8年初,公司高层人事大变动,未能做好预测工作并且由于公司涵盖的业务板块多,数据统计量大,程序更加严谨,耗时更长,导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发布滞后公司将加强管理,提高效率,避免发生类似情况 在今年1月份首次业绩预告时,电广传媒曾表示是受到IPTV、移动电视、网络视频和OTT的冲击,有线电视用户数出现了下滑,预计使得公司利润下滑将近9成 不过,对比同为有线电视运营商的歌华有线、广电网络、湖北广电、贵广网络等,2017年均未出现电广传媒利润滑铁卢的情况,其中服务陕西地区的广电网络在去年净利润增长超过3成,湖北广电则增长超过10%,那么单单是湖南地区的观众不看电视了吗 在有线电视不断受到互联网冲击下,2014年电广传媒与互联网新媒体融合发展,提倡“一云多屏”,此外公司也向内容端延伸,目标是打造“平台+内容”的传媒帝国2015年3月份,电广传媒与好莱坞最大的独立电影公司狮门影业发布了战略合作计划电广传媒将参与投资50部狮门电影,双方投资金额共计高达15亿美元这样大力度的合作,在中美电影合作史上也十分罕见 当时,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内容在公司的收入占比只有10%不到,利润占比也不大而在未来,内容业务应该在公司翻10倍,可能今后会占到业务的大头,50%以上,可能是60%到70% 在电广传媒参投的《爱乐之城》获得奥斯卡奖时,电广传媒首席内容官兼影业公司总经理周石星曾亲赴现场彼时《爱乐之城》在北美和中国市场均表现良好,对于电广传媒的具体分成收益,周石星以商业机密为由不愿多谈,只是表示在2017年会有两部与狮门合作的电影《不期而遇》和《大侦探霍桑》上映 商誉计提是电广传媒巨亏的大头关于商誉,包括广州翼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金极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剑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减值问题,公司回应道:电广传媒将被投资单位自购买日持股比例对应净资产份额初始确认后,持续核算至2017年12月31日,推算出各被投资方2017年12月31日持股比例对应净资产份额以净资产份额初始确认后持续计算至2017年12月31日持股比例对应被投资单位净资产份额+对被投资单位已确认商誉余额与对应股权可收回金额比较,进而确定商誉减值情况 电广传媒成立于1998年,是全国首家文化传媒业上市公司,这是超10年来首次亏损其亏损的主因,是前几年的高溢价并购2015年6月份,电广传媒还连续收购了深圳九指天下、深圳亿科思奇、上海九之润、北京金极点等互联网媒体公司,其中不乏通过高溢价收购来加速拥抱互联网 据计算,电广传媒收购这一系列互联网新媒体公司,花费总计35亿元,其中不少都是高溢价收购比如,亿科思奇截至2014年末的净资产1626万元,评估值则高达3.67亿元,评估增值率为2157%;首次收购上海久之润70%股权时,评估增值率为246%,而10月拿下30%股权时,增值率达到927%! 不过,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投资的多家互联网公司与预测的盈利数据差距很大,其中广州翼锋预测净利润为4000万元,但实际亏损近4000万元,九指天下预测净利润为8500万元,实际也亏损超过4000万元,金极点预测净利润为3350万元,但实际亏损将近1500万元 电广传媒巨亏,实际上主要由于前几年的并购,导致巨额商誉减值这在资本市场也很典型对A股来说,火爆的并购重组之后,后遗症在近年开始集中爆发,其主要表现是承诺业绩不达标、业绩“崩塌式变脸”、“商誉减值”吞噬公司业绩,重创上市公司 诸多实例证明,不少上市公司热衷于并购重组,主要动力在谋取“监管套利”,谋取一级半市场与二级市场之间的估值差价,而不是为了企业战略和真正的产业链上下游整合前几年的“中国式并购”,主要表现为跟风式热门题材并购、忽悠式重组、业绩承诺对赌、高溢价收购、盲目跨界并购当这些因素混合为一体,并购后遗症的爆发就成为必然 前些年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往往过于追逐热门题材,集中在影视娱乐、手游、互联网金融、虚拟现实、石墨烯、人工智能等概念上只要这类收购方案一出,复牌后就能受到二级市场爆炒热门题材的并购,不但使盲目跨界的上市公司业绩深受拖累,就是本行业内的并购也难以保障业绩增长资本化运作简单粗暴,使文娱公司将过多精力放在资本运作上,而不是作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