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华尔街日报:该给主权财富基金立规矩了

发布时间:2018-01-04 08:11:02来源:未知点击:

2001年,美国财政部长奥尼尔(Paul O'Neill)对国会说,政府不应参与私人企业当时,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 作为美国人,我们很清楚让政府参与私人企业是很愚蠢的事然而,荒谬的是,当别的国家的政府这么做的时候,一些人对它可能造成的后果似乎并不那么感到震惊 近来,外国政府名下的主权财富基金频频买进美国企业的大笔股份,其中尤以金融服务类企业为多但奇怪的是几乎没有人对这一现象提出质疑现在,我们要发问了 自从殖民时期以来,美国一向欢迎外国私人投资这一传统最早可以追溯到1606年,当时的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向Jamestown Company授予经营特许,以便取得资金用于英国的第一个殖民地我们的祖先那时就意识到外来资本对这片新大陆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 但近来,外国政府而不是私人企业握着大量金融储备等待投资鉴于美国眼下存在的从未有过的严重贸易失衡以及耗资巨大的能源进口,这种趋势几乎毫无疑问地还将继续下去,规模将有可能达到数万亿美元禁止这些投资将是不明智的做法允许这些资金重新投向美国将抵消美国人将那么多的财富用于购买外国商品和能源所产生的影响这些投资还能强化美国经济、创造就业、提高生产率水平,并使美国的利率得以保持在低水平 不过,虽然这类投资对美国的长期经济有益,且近期而言我们最紧迫的是抵御次级抵押贷款危机的打击,但这些都不应使我们忽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外国政府的投资与私人投资有着内在的不同主权国家在实现利润最大化之外还有别的利益诉求,为了这些利益,他们会动用任何可以动用的资源,包括国家财力鉴于这一点,国会现在必须建立一套有关此类投资透明度和行为规范的标准,以防外国政府对美国经济造成不应有的干涉 本届政府曾提出建立在“最佳范例”基础上的纯粹依赖自觉的原则,但是,仅靠道义感召很少能阻止一个国家追求自己的利益必须采取措施对拒绝遵守道义的主权基金加以激励,敦促他们遵守规范、实现有意义的成果 让诸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样的国际机构承担施察的责任将是错误的做法,因为IMF缺乏执行能力,而且,它在执行已有职责方面一直就很不力 至少,美国应要求主权基金进行被动投资海湾产油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做被动投资,而俄罗斯最近的举动和中国为追求经济效益而作的投资让人们对主权基金应当如何运作产生了严重关切 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负责审核事关国家安全的外国投资不过,该委员会只审查那些所占股权在10%以上的投资项目前不久,沙特一位亲王增持了美国最大银行花旗集团(Citigroup)的股份,但增持后其持股比例也还只有5%花旗这笔交易或许是完全出于正当原因考虑作出的正确决策,但如果我们认为持股比例不到 10%就不会产生影响的话,那也未免太天真了需要制定一个更符合现实的标准 同样道理,即使没有董事会席位或普通投票权这样的正式权利,也不意味着就不会做出许多损害美国广泛利益的事如果主权财富基金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那么,在生命垂危之际接受其“慷慨解囊”的受救方对其提出的各种要求便会有求必应这种情况在美国企业界屡见不鲜我们应该能想到涉及外国政府的此类交易也不会例外 资本流动的全球化趋势已不可逆转,它对美国经济也大有裨益对来无论来自哪里的投资,美国永远都应是一个安全而又富有吸引力的目的地但有些时候,我们的国家利益也会与经济利益产生冲突有时候,外国政府会与我们自己有不同的考量他们会设法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包括财力,来达到他们的目标任何一个伟大的国家都不会允许其主权遭受如此的干预 我们需要资本投资,这些投资也给我们带来了利益,因此,我们不能阻止外国投资目前,我已在参议院举行了两次听证会,但这还不够制定合理的管理规定将能在继续保持外国投资流入的同时,帮助我们避免今后可能出现的恐“外”症 【本文作者Evan Bayh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国际贸易及金融分委会主席】 --原载:《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