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中粮四亿强势收购民营大鳄 老板不愿卖遭胁迫

发布时间:2019-04-01 04:02:00来源:未知点击:

保宁醋公司净资产超3亿,品牌资产超过13亿   就在并购将要完成的最后一刻,陈福生仍心有不甘  “现在《股权转让协议》还没最后签,一切都是待定,我和中粮还在谈”   2010年12月27日晚,四川保宁醋公司董事长陈福生面对记者欲言又止,针对外界关于他被迫“贱卖”保宁醋和股权的传闻,陈三缄其口,显得顾虑重重   时代周报独家获悉,中粮集团布子西南,由旗下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食品出资4亿整体收购四川保宁醋公司但事实上,持有该公司97%股权的掌门人陈福生,并不愿将净资产超过3亿、品牌资产超过13亿、正处于如日中天的这家民企“转让”出去   “不仅中粮出价低,陈总也不愿卖,这是他用10年做大的私企”陈身边人士说   然而,迫于多重压力,49岁的陈福生只得勉强同意收购方案,但却以政府承诺的土地补偿未到位为由一拖再拖,至今未能在《股权转让协议》书上签字   “陈总还没签字,2010年12月底的收购恐怕要拖到明年初”阆中政府一知情者推测   但南充市政府一位主要官员也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两年来都是中粮和陈福生双方进行收购谈判,政府从未胁迫过他”   不过,当前一个无法逆转的现实是,无论陈福生是否愿意,他苦心打造的这个西部最大食醋航母,已难改“被收购”的易主命运   而最令陈福生和公司员工感慨的是,发生在收购谈判期间的一幕幕商战故事   保宁醋4亿“被收购”   外界鲜有人知,本该成为这次并购大戏中主角的陈福生,却只能充当配角而真正的主角,却是主导该次收购行动的中粮集团和阆中市政府   10年间,四川保宁醋公司经历了“从国有到私有再到国有”的循环过程   记者了解,2001年初,阆中政府将保宁醋公司“送”给四川泸州老窖集团,但并不看好该厂的泸州老窖于2002年以560万价格转让给时任泸州老窖销售总监的陈福生,陈获得97% 股权后,单枪匹马来到阆中   短短10年,陈将保宁醋的销售额从300万增加到2010年的2.1亿,年利润达到3200万,税收1300万,产品供不应求,销售商已习惯“先款后货”   当前,绝无银行贷款的保宁醋公司净资超过3亿,无形资产高达13.4亿,已建成亚洲最大万吨发酵车间和西南最大食品包装中心   但世事难料,正当49岁的陈福生准备再上层楼时,政府却主导中粮进入收购   2010年11月西博会期间,中粮集团与阆中政府签订正式协议,确定今年12月31日前收购四川保宁醋公司,并宣布投资8亿,使其年产量达到50万吨   阆中市对世界500强中粮集团的进入充满期待,望其能提升阆中市的产业经济12月17日,阆中副市长杜永龙证实:“中粮很快就要完成对保宁醋的收购了”   不仅如此,位于香港鹏利中心33楼的中国食品战略部一高管也在12月27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计划在12月31日前对保宁公司财务扎账,先完成‘账务结算’层面的接管”   显然,这是一桩令中粮和地方政府均感满意且已成定局的收购行动然而,外界却忽略了保宁醋掌门人陈福生的感受   “从内心来讲陈总不愿意卖,但政府主导了这此收购”,保宁公司一高管坦言记者调查获知,这次真正出手实施收购的是中粮旗下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食品,其声称出资4亿,整体收购保宁醋公司但在数轮谈判中,中粮方只肯出3亿,而陈福生则坚持不能低于5亿   知情者透露,陈福生还提出保留20%-40%股权的想法,但遭到中粮拒绝   最终的收购方案被定为:4亿整体收购陈福生持有的97%股权,中国食品出3亿,另1亿由阆中政府支付   然而,拿不出1亿资金的阆中政府最后与陈商定,提供100亩土地,让陈通过商业开发赚取对此,陈要求必须在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之前“拿到”100亩土地为此,他已成立房产公司虚位以待   12月27日晚,陈福生明确告诉记者:“那个土地我还没拿到”一位密切接触陈的高管认为陈当前很无奈:“当初政府将保宁醋扔出去不管,现在被搞红火了,政府又来主导收购”   “陈福生肯定要政府将承诺的土地给他后才会签字,收购会拖到2011年初令外界惊诧的是,从2008年底中粮瞄准保宁醋后,一连串不正当的市场竞争就随之发生,陈福生似乎难逃“城下之盟”  张飞公司曲线“推动”   也许只是巧合,就在陈福生与中粮斡旋期间,保宁醋原在阆中古城拥有的专营门店,却被阆中张飞牛肉公司鲸吞蚕食   “这也成为陈福生最终同意转让公司的原因”阆中谙熟该事件的人士说记者采访查证,从2009-2010两年间,同城张飞牛肉公司向其频频发难   众所周知,保宁醋和张飞牛肉乃阆中古城两大特产,旅游者必搭配买之但自2008年底张飞公司将阆州醋收购后,其格局就发生变化   张飞公司高调宣称,保宁醋已被中粮收购,阆中以后只有张飞牛肉和阆州醋   2009年春,张飞公司董事长文平在经销商大会上宣布,从3月25日开始不准再卖保宁醋,必须捆绑销售张飞牛肉和阆州醋   因不满对保宁醋的打压,阆中礼拜寺、内东和南街等40% 的商户联合拒绝此霸王条款,张飞公司遂不准其销售张飞牌牛肉,很多商户还因此被扣掉2008年应返还折扣,仅赵某一家就达9.5万   记者了解,保宁醋在阆州古城年销售3000多万,阆州醋仅为其零头,如从产品和价格方面正常竞争,阆州醋不敌保宁醋为出奇制胜,张飞公司采取的另一狠辣招数—抬高门店租金   从2009年初开始,张飞公司先以公司名义高价向房东一次签下4年至5年的门店出租合同,成为第一承租人,如经销商同意捆绑销售张飞牛肉和阆州醋,公司就给予补贴将门店转租给他,反之,公司则自开专卖店此举令全城门店租金翻倍飙涨,令保宁醋经销户苦不堪言   在“状元”牌坊附近的一家“保宁醋”专卖店,2008年之前租金为2.7万/年,但到2009年却被抬高到5.8万 /年一位莫姓经销户的遭遇是,之前,其门店全年租金不到3200元,张飞公司进入后将租金提高到5万/年,且一次性向房东支付了4年20万租金,莫某只得自寻出路   短短2年,张飞公司通过抬高门店租金已控制阆中古城320多家门店,保宁醋的专卖店仅剩下20多家   对此,张飞公司副总范宗祥辩称:“我出钱租门店卖自己的产品,难道有错吗”   此外,张飞公司还成立了市场纠察队,经常有七八名墨镜光头者招摇过市,甚至直接进店翻箱倒柜 “执法”   “他们经常为经销户只卖保宁醋打架,自重庆打黑风声紧张后,才稍有收敛”内东街一经销户感叹:“这已超越正常市场竞争了,手法都是黑道上的”   正是通过上述捆绑销售和抬高门店租金的手法,阆中古城的旅游特产销售渠道基本被张飞公司垄断,保宁醋的销售终端被掐断,只得节节败退   陈福生意识到,面临张飞公司的“推动”,也许放弃保宁醋公司乃明智之举  职能部门支持配合   陈福生的失望还在于,张飞牛肉公司的做法竟得到了职能部门的支持   张飞牛肉公司副总范宗祥曾威胁经销商:“你们敢跟文平斗啊,他只要跟市领导招呼一声,工商税务就会来查你们”   郑玉华,阆中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就在11月底,她因未及时配合张飞公司进行市场整顿,遭到市委领导的严厉批评,郑领略到了张飞公司董事长文平的能量   12月16日,郑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经过2010年10月,张飞公司以整顿市场秩序为名,将一份“川飞司【2010】21号”的报告呈送给市委领导,称市场上“劣品充斥”市委领导直接批给郑:“玉华同志,务必要把假冒伪劣产品消灭掉,望开展专项检查并报结果”随后,市领导杜永龙批转至各部门   此举实为文平打击保宁醋经销商的手腕,因卖保宁醋需张飞牛肉搭配销售,经销商则通过同行“匀”少量张飞牛肉“配摊”张飞公司虽采取包装打印数字的方式禁止,但效果甚微,遂通过市领导批示查处   凭借“领导批示”这把尚方宝剑,张飞公司指引工商局到经营保宁醋的门店突击执法,并将正宗的张飞牛肉封存,导致经销商与执法人员冲突对峙   对此,郑玉华向市委领导解释,该局只对取得资质的厂家进行监管,并未发现假冒伪劣产品,但遭到市委领导的两次严厉批评   郑玉华极为愤慨:“张飞公司说假冒伪劣充斥市场,难道执法部门没管事吗”这位人、财、物均由省局垂直管理的质监局长虽不便断言文平此举是为打击保宁醋,但她向文平指出:“你越过执法部门直通领导的做法极为不妥”   事实上,阆中“支持”张飞公司“抑制”保宁公司的做法并非孤例最典型的例子是,保宁醋公司每年缴税1000多万,张飞公司只有几百万,但文平却能戴大红花坐到主席台上接受表彰,而陈福生则经常是默默无闻   就在不久前的西部民歌会上,一个不成文规定是,阆中各部的公务接待必须购买阆州醋而在2008年之前,保宁醋是首选外界不解,政府为何对传承千年的保宁醋不加以呵护,却要支持名不见经传的阆州醋呢   保宁醋公司行政总监杨天锦一语道破天机:“陈福生只会做事,不擅‘为人’”   曾在2008年张飞公司收购阆州醋前,政府望陈出手,遭拒政府也一直要求陈扩大规模筹备上市,亦被拒绝,陈只想按自己思路发展   此外,陈自认按章做企业就可,不需钻营他经常在小餐馆炒两个菜,吃完就回家,从不对外交接应酬,有时甚至显得吝啬正因此,陈被看做异类,阆中各部未有与之深交者,这也正是当保宁醋遭遇中粮收购和张飞公司夹击时,无人援手的真正原因   但有关张飞公司打压保宁醋乃政府授意,并以此逼迫陈福生同意收购方案的市场传言,记者在采访期间并未得到确认   阆州一官员说:“两年来都是中粮和陈福生个人谈判,政府只是居中协调”   中粮的善后难题   但无论市场传闻真假,中粮集团都无法回避一个现实,当12月底或明年初如期完成对保宁醋的收购后,它该如何面对已被张飞公司“垄断”的市场格局   业内人士分析,之前,为尽快收购保宁醋公司,中粮可以坐山观虎斗,而当保宁醋公司真正被收入囊中后,情势就发生变化了   该人士预测,财大气粗的中粮集团,绝不会容忍保宁醋公司总部家门口的市场被张飞公司如此切割瓜分“首先,中粮要确保保宁醋在阆中古城3000万的保健醋市场份额不能丢,这不仅是面子问题,阆中古城旅游市场涉及全国游客,其品牌建设尤为重要”   保宁醋公司川北销售经理梁爽认为,尽管阆中和南充不是中粮做大保宁醋的主要市场,但阆中古城毕竟是总部和家门口的市场,它绝不会放弃   但眼下的事实是,在中粮进入操盘保宁醋公司前,张飞公司已先下手为强将阆中古城内几乎所有经销门店控制,并签订了4-5年的经营合同这意味着,中粮集团要想改变这种局面,必须与其控制人文平坐到谈判桌前另有人士揣测:“这或许正是文平的居心所在,其控制门店就是为了待价而沽”   记者了解,此说法并非没有根据市场早有传言,张飞牛肉已成为中粮下一个收购目标南充市委领导曾在2010年11月的西博会期间公开证实,中粮集团已就张飞牛肉的并购问题与公司负责人达成了一致意见   因此,这也成为外界认为中粮与张飞公司默契联手向陈福生施压,以图低价收购保宁醋公司的“铁证”当然,这只是未经证实的市场臆断,双方均未正式回应   业界普遍认为,如中粮集团按正常路径操作,当前这种不正当的销售格局肯定要被打破,张飞公司的手法不可持续阆中市场人士分析:“保宁醋被中粮收购后,最大变化是阆中政府控制不了中粮”   12月25日,中国食品大股东中粮香港方面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信阆中政府对张飞公司的竞争手法不会置若罔闻,长此下去,中粮也将采取应对措施   而记者获悉,最为关键的是,保宁醋虽为阆中传承千年的品牌,但迄今却并未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保宁醋”的原产地“地理商标”保护这意味着,中粮可随时将“保宁醋”总部“搬离”阆中古城之外,并不受任何法规约束   对此,中粮香港一高管向时代周报谨慎表示,中粮看重的是保宁醋在保健品和调味品界的巨大市场前景,做的是全国和出口市场,绝不局限于川渝等地市场   “不过,作为中粮进军西南的第一步,肯定要先立足阆中总部做大保宁醋,” 他说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