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仲裁庭作出的裁决具有法律拘束力和终局性

发布时间:2017-07-03 02:07:07来源:未知点击:

(人民报)为了澄清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为《公约》)附件七组成的仲裁庭(以下简称为“仲裁庭”)就菲律宾对中国提起的有关东海争端的仲裁案所作出的裁决的基本内容,越南河内国家大学下属科学社会与人文大学校长范光明副教授、博士接受了《人民报》社记者采访以下是采访内容: 记者:仲裁庭近日就在东海的历史性权利的作用和海洋权利的渊源、某些具体结构及其海域的规定,以及菲律宾声称违反了《公约》的中国某些行为的合法性问题作出了裁决请您说一下菲方向仲裁庭提出的基本内容 范光明副教授、博士:首先,为了在该机制提起仲裁,关于手续,菲方要满足以下条件,第一,证明菲方和中方之间存在着对《公约》的解释和适用的争端第二,菲方已同中方就其争端的解决交换了意见而未获得结果第三,除了《公约》之外,双方不选择任何其他争端解决机制中方认为,菲方因未满足上述条件而不能提起仲裁然而,仲裁庭在关于管辖权的裁决中重申,菲方已满足有关手续的条件,并公认菲方单方面提起仲裁的权利 关于内容,为了提起仲裁,菲方提起仲裁的争端要涉及对《公约》的解释和适用,并且不属于仲裁庭不具有管辖权的例外情况菲方向仲裁庭提交的争讼文书中提出了15项诉求,请求仲裁庭裁定仲裁庭于2015年10月29日作出关于管辖权的裁决中驳斥了中方有关将之视为主权争端或海域划界的论证,并作出结论称,仲裁庭对菲方提出的15项诉求中的7项具有管辖权,包括:对9个结构进行分类;明确菲方在斯卡伯勒礁(黄岩)的海域和传统渔业权;中方有关环境保护和航海安全的违反行为等仲裁庭将继续对15项诉求中涉及以下问题:九段线,明确围巾环礁和草藤滩归属菲方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中方有关其在菲方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进行的渔业和石油活动的违反行为,以及中方致使争端加剧的行动等剩下8项诉求进行审议并在有关仲裁案务实内容的裁决中作出结论 菲方向仲裁庭提出的基本内容包括四大问题第一,菲方请求仲裁庭裁定中方在东海的九段线声索违反了《公约》仲裁庭裁定,中方对“九段线”内海域的资源提出“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虽然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航海者和渔民在历史上利用过东海上的结构,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方历史上对东海海域或者资源行使的控制再说,中方对“九段线”内海域的资源提出的“历史性权利”归于消灭,因为这些权利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在上述基础上,仲裁庭重申,中方对“九段线”内海域的主权权利、管辖权及“历史性权利”声索违背《公约》的各项规定,并且没有法律价值,因为该声索超过《公约》明文规定的中国海洋权利的范围 第二,菲方请求仲裁庭澄清在东海的某些结构的法律规制菲方称,围巾环礁(Mischief Reef)、草藤滩(Second Thomas Shoal)、渚碧礁(Subi Reef)、鸡滨石礁(Gaven Reef)及西门礁(McKennan Reef),包括东门礁(Hughes Reef)是低潮高地,即低潮时会高出水面,高潮时就被淹没根据《公约》,低潮高地不能产生领海、专属经济区或者大陆架在上述低潮高地中,菲方请求仲裁庭明确围巾环礁和草藤滩属于菲方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 除了低潮高地之外,菲方还请求仲裁庭裁定,斯卡伯勒礁(黄岩)、嘎麻礁(Johnson Reef)、珠圆礁(Cuarteron Reef)及十字礁(Fiery Cross Reef)只是“岩礁”,因为“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因此,它们只有12海里的领海,而不能享有有关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权利 第三,菲方请求仲裁庭裁定中方近期在东海的某些活动是非法的具体的是,中方非法地妨碍了菲方享有和行使其对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生物和非生物资源的主权权利中方干涉菲方渔民在斯卡伯勒礁(黄岩)进行的传统渔业,阻止菲方渔民寻求生计是非法的行动中方在斯卡伯勒礁和草藤滩违反了《公约》所示有关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中方对围巾环礁的占领和建造活动违反了《公约》所示有关人工岛屿、海上工程和建设设施的各项规定;违反了《公约》所示有关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并且是非法行为以寻求占有这些结构中方危险地操作其执法船只给在斯卡伯勒礁附近航行的菲方船只造成严重碰撞危险的行为违反了其在《公约》所示的规定此外,中方还阻碍菲方的航行权,阻止菲方在草藤滩驻扎士兵的补给;危害他们的健康和精神 第四,菲方请求仲裁庭裁定,今后中方不许提出任何声索和采取任何非法行动不许继续提出和采取如菲方在仲裁案中列出的声索与非法行动;中方今后要尊重菲方的权利和自由权并终止侵犯菲方权利和自由权的行动,并且要尊重保护环境的义务;在长沙的结构只能产生最多12海里的领海,没有任何结构能产生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因此,中方对这些实体没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 记者:请您谈一谈在提起仲裁过程中,仲裁庭已采取哪些必要措施来验证菲访诉求的正确性 范光明副教授、博士:由于中方实施“其不接受、不参与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仲裁”这一政策,仲裁庭的任务更加繁重其体现在,除了作出全面且客观的推断之外,仲裁庭要考虑若中方参与可能提出的问题,因此,仲裁庭已谨慎审议菲方所提出的所有证据仲裁庭向菲方提出了许多问题,要求菲方补充和澄清其提交仲裁庭的文件中的许多内容被指定为中方代表的仲裁员也对审判委员会和菲方提出了诸多问题,旨在仲裁庭作出的裁决具有真正的客观性,充分反映争端案的实际情况此外,仲裁庭也指定各名独立专家,其任务是就技术性问题向仲裁庭报告,以及获取关于东海结构的历史性证据并提供给当事双方予以评论 记者:请您说一下为什么仲裁庭宣布其对该仲裁案拥有管辖权 范光明副教授、博士:仲裁庭于2015年10月29日作出关于管辖权的裁决中重申仲裁庭在合法与合理的基础上组成《公约》第288条规定:“对于法院或裁庭是否具有管辖权如果发生争端,这一问题应由该法院或法庭以裁定解决”在就管辖权问题进行争讼过程中(2015年7月),有关仲裁庭是否拥有管辖权的问题已得到仔细的讨论在2015年10月29日开庭争讼结果的基础上,仲裁庭已作出有关管辖权的裁决,其中驳斥中方有关仲裁庭没有管辖权的观点仲裁庭2016年7月12日作出的裁决已解决仲裁庭在2015年10月29日作出关于管辖权的裁决中未决定的关于管辖权的剩下问题 再说,根据《公约》第296条和附件七第11条的规定,仲裁庭2016年7月12日作出的裁决对当事双方具有拘束力和终局性 记者:谢谢您!(完)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