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拜登,奥巴马关键时刻的得力助手

发布时间:2019-05-01 07:05:01来源:未知点击:

华盛顿——上周在休斯敦对码头工人、当地政界人士和医保倡议人士讲话时,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多方面引述了其祖父安布罗斯·芬尼根(Ambrose Finnegan)、其父老乔(Joe Sr.),以及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的话他回忆起祖父对自己说的话:“乔伊,要坚守信念!” 拜登当然很会说话,这些日子他也确实说了很多话当气馁的民主党人面临着《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崩溃,并且为明年的中期选举忧心忡忡时,拜登的任务就是团结这些担惊受怕的人,同时为在多件事情上分神的奥巴马总统当好后盾 最近,他和参议院一些反对政府与伊朗达成初步核协议的旧同事进行了交谈,该协议部分上是通过在阿曼举行的秘密谈判达成的,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参与了那次谈判这位副总统带头反对国会对伊朗进行新的制裁,他已给一些人打了电话,其中包括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查尔斯·E·舒默(Charles E. Schumer),他是批评伊朗协议的民主党人中影响力较大的一位 此外,他还盼望着国会的预算谈判中能达成什么交易,虽然达成长远的“大妥协”以减少未来债务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不可避免的是,时间和环境已经改变了拜登在第二次白宫任期中的作为他是否参加2016年总统之位的角逐,仍然悬而未决,但这种猜想制造了紧张:对于让拜登还是前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参加总统竞选,奥巴马一直保持中立态度,但一些民主党人认为,从奥巴马与克林顿共同露面来看,他倾向于认为她才是理所当然的继任者 与第一次任期相比,拜登现在参与的事务更加多样化;第一任期的两大挑战来自全球经济衰退和两场战争,当时拜登已经表明了自己不想做次要工作,他负责监督了美军从伊拉克撤离,以及为期两年的《复苏法》(Recovery Act)经济刺激方案他还两次跟参议院共和党领袖、肯塔基州的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达成了预算交易(在这个过程中,他惹恼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内华达州的哈里·里德[Harry Reid],此人传话让拜登从那之后别再多嘴) 拜登“继续在白宫占据了一个显著位置,并成为外交政策中的一个重要声音,”曾任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幕僚长的约翰·D·波德斯塔(John D. Podesta)说“显然,奥巴马不见得每次都听取他在外交政策上的意见,但我认为奥巴马还是经常会找他商讨事情的” “最重要的是,”波德斯塔说,“他在政府的外交政策和经济工作中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充分利用了他善于倾听中产阶级呼声这一点” 在近期一次前往休斯敦、然后去巴拿马的旅行中,拜登一方面是总统的经济使者,强烈呼吁为港口和其他基础设施创造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也是总统的外交代理人拜登带着乔治亚州参议员约翰尼·艾萨克森(Johnny Isakson)一同前往,反映了他这个副总统既是民主党、也是参议院共和党联络人的角色——同时还是一个健身房伙伴 “这是一个联络感情的好办法,他一边举重或跑步,一边谈话——乔总是在说话,所以你会一直有交流,”艾萨克森说 曾任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前主席的拜登,在与巴拿马总统会晤了一天之后,回到华盛顿,会见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斯洛伐克总理和土耳其副总理,然后给乌克兰总统打了电话周日,他出发前往中国、日本和韩国 拜登和他的妻子吉尔(Jill)还提早与受伤退伍军人及其家人一起吃了感恩节晚餐,第二天早上,拜登去探望了在国家广场安营扎寨的活动者们,他们正在绝食抗议众议院共和党人对移民立法的不作为 奥巴马曾经形容拜登是一个“做了很多统计数据上看不出来的工作”的篮球运动员,他现在仍然是这样 这次对巴拿马的访问,拜登着重强调了巴拿马运河的扩建工作,以及美国港口需要进行现代化改造,以便容纳2015年时穿过巴拿马地峡到达这里的巨型货轮除了休斯敦之外,他最近还去了巴尔的摩、查尔斯顿、萨凡纳,以及俄亥俄州一个铁路中心,那里属于美国物流网络的一部分 去年12月14日,美国康涅狄格州纽敦镇小学枪击案该案发生之后,奥巴马让拜登负责枪支监管立法枪击案一周年在即,政府还是无法冲破国会和持枪自由游说者对新的限枪提案的阻碍但是政府已经采取了23项行政行动 奥巴马和拜登都在华盛顿的时候,两人每天至少碰一次面,而且每周都会共进午餐上周三拜登71岁生日,奥巴马送给他一个室内高尔夫果岭“他们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非常牢固,”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参议员、奥巴马政府盟友理查德·J·德宾(Richard J. Durbin)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