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奥巴马医改鲜为人知的巨大成功

发布时间:2019-05-01 06:08:01来源:未知点击:

确立奥巴马医改的那部法律的正式名称是《患者保护与合理医疗费用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其中的“合理”部分并不只是与补贴保费有关,同时也应当“减缓增速”,也就是减缓医疗支出看似不可阻挡的上升势头 许多华盛顿的政治人士对节省开支的承诺嗤之以鼻这里流行的观点是,除非普罗大众倒霉,就不算真正的改革;真正的节省要来自以下种类的举措,如提高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适用年龄下限(实际上,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最近得出结论,这样做几乎省不了几个钱),以及把数百万美国人踢出联邦医疗救助(Medicaid)项目对,几百名医疗与劳动经济学家曾于2011年签署联名信,指出“在政策分析人士眼里能有效地降低医疗支出上升速率的措施上,《合理医疗费用法案》可谓是应有尽有”不过,此类专家观点过去被基本忽略了 那么,现在的情况又如何呢众所周知,医保市场的首秀磕磕碰碰可是,许多控制开支的措施已经开始生效了,尽管绝不能说全都如此价格上涨的曲线已在趋缓了吗 令人惊讶的是,答案是肯定的实际上,医疗开支的上升势头已急剧放缓 好吧,我有义务先打打预防针首先,我们不知道这一好消息能持续多久美国医疗支出的增幅曾于上世纪90年代显著放缓(尽管不及目前的程度大),这很可能要归功于健康管理机构的兴起不过,进入21世纪以后,开支的增长再次加快其次,我们并不能确切地知道,好消息中有多少是因为《合理医疗费用法案》 虽说如此,事实还是相当惊人2010年该法案通过以来,真实人均医疗支出——也就是,经通胀和人口增长综合调整后的总开支的上升速率比长期均值的三分之一还小联邦医疗保险受益者的真实人均开支完全没有增加;联邦医疗救助受益者的这一数据实际上还略有下滑 这样的好消息归功于什么呢一个明显的答案是仍然萧条的经济,因为这或许会使人们放弃昂贵的医疗然而,事实表明,这一解释存在多方面的缺陷首先,尽管经济复苏相当缓慢,2010年时也已稳定下来,但医疗支出的上升趋势仍继续放缓其次,难以想象疲软的经济对降低医疗费用的作用要超过对总体通胀的抑制最后,联邦医疗保险按说不应受到经济疲软的影响,但它的放缓程度甚至比私人开销都显著 有一个更好的解释侧重的是,部分医疗创新似乎在回落,尤其是昂贵的重量级新药没有问世,现存的一些药物又专利过期,可被较为廉价的一般品牌代替这的确是真实存在的现象;实际上,联邦医疗保险的药物项目之所以能比最初预期的开销低,主要原因就在这里但是,药物仅占医疗支出的10%左右,因此也只能算是10%的理由 那么,奥巴马医改的哪些部分可能导致了医疗开支的上升势头放缓呢一个明显的答案是,该法案减少了联邦医疗保险的“过度支付”——主要来自削减对提供医疗保险优良计划(Medicare Advantage Plans)的私营保险机构的补贴,同时也来自对支付给部分医疗服务机构的费用的削减还有一个没那么明确但可能性也颇高的答案是,联邦医疗保险改革了向医疗服务机构支付费用的方式现在,如果病人出院后不久就再次入院的比例过高——标志着医治不善——医院就会遭受惩罚实际上,再入院率的确大幅下降了联邦医疗保险如今还鼓励从按服务收费转变到“责任医疗”上前者意味着医生及医院的收入与医疗程序挂钩,后者则会奖励那些在改善医疗与控制支出上取得整体成功的卫生机构 而且,有证据表明,联邦医疗保险的节省“溢出”到了医保体系的其他部分也就是说,当联邦医疗保险做到了延缓开支增长势头的时候,私人保险也变得更便宜了 还有,最大的节省或许尚未来临独立支付顾问委员会(The Independent Payment Advisory Board)仍有待成立该委员会有权在联邦医疗保险支出的增幅超出目标的时候实施节约措施(国会有权推翻),而它没有成立的部分原因在于,几乎可以肯定,委员会的任何任命都会遭遇高呼“死亡陪审团”的共和党人的拖延战术现在,这种战术受到了限制,委员会的建立也就指日可待了 简而言之,医疗支出方面的消息相当不错当然,医保网站的问题解决之前,这样的好消息不大会被听到,也只有到那时,它才会传播开来不过,透过表面,医改已开始显现出成功的迹象,其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