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乌克兰人为自由价值观而战

发布时间:2019-05-01 05:16:01来源:未知点击:

11月21日,在一个名叫穆斯塔法·纳耶姆(Mustafa Nayem)的记者Facebook号召下,1500多名乌克兰人来到基辅的独立广场,抗议政府“暂停”筹备同欧盟签署联合协议的决定第二天,更多人群聚集在基辅和其他一些城市很快,抗议者超过了10万人 本月是“橙色革命”的九周年当年的革命迫使当局取消了一场颇受争议的总统决选的结果,并进行重新投票但近10年来,乌克兰人基本上对政治漠不关心,在这样一个国家里,没人预料到这一决定会引发如此强烈的反应而且这个决定甚至无法保证乌克兰会成为欧盟的成员国——将来都未必 政府反对签署该协议的理由似乎很合理:俄罗斯正在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其加入一个以俄罗斯为首的关税同盟,而乌克兰则不敢冒失去俄罗斯市场这个风险如果乌克兰同欧盟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失去俄罗斯市场这一幕必然会出现 然而,乌克兰人尽管很穷也很犬儒主义,但他们却在意这个协议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曾让人们看到了乌克兰融入欧盟的希望若要加入欧盟并与之组成自由贸易区,乌克兰需要做出改变以满足一些必要条件,为此议会已经通过了多项议案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乌克兰人,甚至在最倾向于俄罗斯的东部,都支持入欧 周五,为期两天的立陶宛维尔纽斯峰会闭幕,正式宣告了这些希望的破灭,令人们大为沮丧 抗议者中有的呼吁总统辞职、弹劾总统和重新进行选举但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一系列价值观上对欧洲的认同,这些价值观会消除腐败,建立强有力的社会安全保障机制、覆盖全民的医保体系、公平的薪酬、稳定的货币,以及一个能提供可靠服务且尊重公民的、负责任的政府对他们而言,这些甚至比加入欧盟带来的切实利益——比如在其他欧洲国家工作的权利和欧洲国家在乌克兰进行大手笔投资的可能性——更有价值 今天进行抗议的这些20岁至40岁不等的人们是第一代完全摆脱了冷战集权主义影响的人他们对凭借“橙色革命”上台的前总统维克托·A·尤先科 (Viktor A. Yushchenko)未能打击腐败、改革政府、消除创业障碍,并拉近乌克兰同欧洲的关系感到失望 这一代人不怎么看电视,他们在网上获取新闻和娱乐而且他们大多回避政治,直到最近才改变这一点最近这些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利用了这一点Ustream和YouTube上的业余制作内容很快便把相关行动的新闻传播了出去采用众筹模式的独立广播和电视网络也用了同样的低成本流媒体技术,在基辅的一个阁楼公寓里进行着直播在Facebook和Twitter上,人们密切关注着不得人心的别尔库特部队(Berkut)的一举一动;支持者也行动起来,挺身保护抗议者搭建的帐篷  抗议者还坚持要求在示威活动中不能有明显的政党行为——无论是制服、标语还是演说他们不希望活动被政府抓住把柄,后者会声称这些抗议不过是一次试图颠覆政府的政治行动 然而即便有这些努力,支持欧洲的运动能否坚持下来依然是个疑问多个右翼政党的代表——其中就包括全乌克兰自由联盟(Svoboda),他的民族主义、排外、反智和恐同观念曾经令心系欧洲的乌克兰人十分头疼——已经早早地加入到了抗议人群中 抗议者带着激动的神情反复表达他们作为欧洲人的一面,时常令人动容:他们强调礼貌、友好和整洁为什么因为这是“欧洲风格”其他的一切都是落后的、粗鲁的、令人生厌的——简单说就是“苏联式的”,或称垃圾桶,这是在委婉表达对这个后苏联国家的失望之情 偏保守派的乌克兰人有不同看法他们把宽容、一视同仁和开放合到一起,统称为“宽容病”(tolerasty),这个新词的意思是,那些向往西方的人是软弱、堕落和危险的性是一个敏感问题:要想加入欧盟,乌克兰必须废除针对性取向的歧视政策 根据这种观点,宣扬所谓的欧洲价值观是会令乌克兰家庭走向毁灭的这是一种极其强大的论述几十年来,宗教、言论、语言和文化在乌克兰遭到压制像1932–33年大饥荒这样的悲剧从未得到正视 活动人士深知这种恐吓战术的厉害在其非政治性的表述中,他们试图缓解一个后苏联社会的恐惧情绪,毕竟这个社会才刚刚开始面对过去留下的创伤 他们得到了一些杰出的知识分子的启发,比如政治哲学家、散文家米哈伊罗·米纳科夫(Mykhailo Minakov),他呼吁抗议者吸取橙色革命的教训:和平示威、世代与文化上的团结,意识形态中立,要围绕着欧洲理念进行重新的整合,和民族主义、分离主义势力相抗衡 即便没能成功地将乌克兰领导人推向欧洲,活动人士也可以继续发展一场关乎公正和团结的非暴力、非意识形态运动 这些活动人士正在帮助建造起一个公民社会,虽然它还相当孱弱,其稳固与否,不全然是在街头验证的,更多是在家中无论结果如何,在这场为自由的价值观而进行的战斗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