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愤怒的法国向“右”转

发布时间:2019-04-01 07:02:00来源:未知点击:

伦敦——现代性的危机在法国显得格外深切,经过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全球化,这里的阴郁和犹疑气息已经空前浓重对资本主义的忧虑,对变通的不安,对所谓盎格鲁-撒克逊模式的不信任,让法国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怨恨里移民和开放成为威胁而非机遇 连它的灿烂美食文化都有些停滞不前了,对现在这个时代来说,它过于笨重,无法适应变化,缺乏西班牙菜的创意,被困在了过去它的葡萄酒是全世界最好的,遥遥领先,但现在看来缺乏故事,而那是现代营销的核心元素它的世界级私营公司,被笼罩在官僚们没完没了的抱怨之下它的总统曾经是帝王般的法兰西荣光之化身,如今成了个寻常角色,在一些平庸的事情上较劲 法国人说,rien ne va plus,意思是什么都不对头了但这不是个传神的翻译——它去掉了一种难以言传的法式暴躁情绪,气急败坏的同时,又带着点古怪的挫败感法国有很多东西还是正常的但这个国家患了消化不良看到的永远是一杯半空的水 这样的愤怒必须找到政治上的表达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的右翼、反移民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就有这样的表达,在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选举上获胜后,她已经盯上了一个更高的奖项:爱丽舍宫 有一点很明确,她是有机会成为总统的国民阵线此前就曾崛起过,尤其是2002年让-马里·勒庞(Jean-Marie Le Pen)——现任领导人的父亲——在总统大选上一直冲到了第二轮但是在此后的12年里,欧洲和法国的危机进一步加剧法国的经济增速趋近于零,失业率在上升在欧洲议会选举上,国民阵线估计得到了25%的选票,大大高于执政的社会党(Socialists)的14%和中右翼人民运动联盟(Union for a Popular Movement)的20.8% “一场地震,”这是社会党总理曼纽尔·瓦尔斯(Manuel Valls)的结论他说得没错两党体制现在变成了三党体制马琳·勒庞比她父亲更收敛、更聪明,也更有野心,是可能当选的她看似是个合理的选择 在欧洲大陆其他地方,同样也能看到跟国民阵线崛起类似的趋势(没有什么选举比欧洲的这个选举更适合用来宣泄情绪了,因为欧洲议会的实际权力是有限的)在英国、奥地利和丹麦,超过15%的票投给了类似的反移民、反欧洲、反权势、反乏味政治团体然而,和德国一同构成欧盟核心的法国,才是欧洲经济和心理危机的头号重灾区 据法国的《世界报》(Le Monde)报道,国民阵线得到了43%的工人和37%的失业者投票对于这个跟紧缩、停滞、失业和高移民联系在一起的欧洲,法国的主流观点已经转向反对勒庞承诺了一个更民族主义的、反移民的法国,拒绝欧洲的融合,拒绝美国,而这能打动那些心灰意冷的人和普京及其“家庭价值观”携手,组成拯救欧洲的巴黎-柏林-莫斯科轴心,这样的承诺掩盖了经济看法的缺失 法国的危机,远比眼前的经济挑战要更深重作为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击败的国家,它得以通过戴高乐申明一个站在同盟国身后拿到的胜利,而欧盟是一个摆脱这种怪异的耻辱感的办法(它同时也让德国得以解脱,不过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欧洲是个大胆的想法,是对美国的一种制衡,承载着国家志向的一种全新形式,它在创始之初有着鲜明的法国特征在势力大幅减弱之后,法国作为一个中等大国仍可以通过欧洲继续自己的梦想它可以发表意见它甚至可以改变世界 然后就遭遇了那个巨大的意外,柏林墙的倒塌和冷战的结束法国想要的是两个德国;突然间却要面对一个它想给欧洲增加深度;突然间却被迫去增加广度它想要确保统一的德国向欧洲效忠,统一货币似乎是最牢靠的保证了;突然间它却被欧元束缚了手脚,而欧洲政治融合的势头已经消失不见它想要跟华盛顿分庭抗礼;突然间这野心却成了笑话它想至少提出一个和超资本主义对抗的模式;结果——这个不算很突然——它那个有着一些优点的经济体制却看上去有气无力,如同那些没有了青春与活力的法国乡村 历史捉弄起人来可以很残酷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它捉弄了法国好几次马琳·勒庞当然不能让时间倒流但那不等于愤怒的人民就不做梦了也许法国能赢得世界杯,然后那一刻一切都好但是,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