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巴西世界杯临近,东道主城市没准备好

发布时间:2019-04-01 04:12:00来源:未知点击:

巴​​西库亚巴——这里举办的为期四天的年度牛仔竞技表演吸引了约8万爱好者,几乎两倍于该州足球联赛去年全年吸引的球迷总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当地没有任何一支足球队踢入巴西甲级联赛 因此,当这个气候炎热、面积庞大的城市——57万人口,是富产大豆的马托格罗索州的首府——被选为本届世界杯(World Cup)的12个主办城市之一时,很多巴西人都感到惊讶当官员们决定投资近14亿美元翻新库亚巴陈旧的基础设施,将其打造为现代化都市,展现给世人观瞻时,人们就更加惊讶了 “本州是全球领先的一个农业区,”该州世界杯承办事务管理办公室的秘书毛里西奥·吉马良斯(Maurício Guimarães)说,“我们需要提升首府形象,使它和本州的影响力相称” 这个目标可能有朝一日能够实现但是,当世界杯下月开赛时,库亚巴看上去极有可能和现在的情况相差无几:一个施工现场,由部分完工的立交桥、地下通道、道路扩建工程、桥梁和轻轨构成希望在抵达这里之前学习几句葡萄牙语的球迷,可能应该跳过“bom dia”和“obrigado”(“早上好”和“谢谢”),先学“desvio”和“em obras”(“绕行“和“工程建设中”)才是上策 “很遗憾它会以这样的形象接待游客,”音乐家艾利奥·皮门特尔(Hélio Pimentel)说,他写过一些关于约库亚巴的散文“他们应该只在体育场、机场和主要道路上投资但现在的计划过于求大求全完工后的效果会很好,但那是什么时候呢可能是一年、两年后,也可能是五年、11年后” 库亚巴甚至在巴西国内也没什么名气,曾几何时,它或许是主办世界杯的可能性最小的城市就连亚马逊州首府马瑙斯——世界杯举办场地之一,经常被全球媒体讽刺为偏远的丛林城市,拥有180万居民——也可以直飞迈阿密,而且拥有几十年接待热带雨林观光者的经验 一些国际游客会在库亚巴待一个晚上,然后前去附近的潘塔纳尔湿地追寻美洲虎、鬃狼和数百种鸟类的踪迹但是迄今为止,库亚巴最大的吸引力仍然只有该地区的民众才能感受到:Expoagro盛会,类似于一个州级交易会,会在11天内吸引30万人前来这里,其中很多人是来观看为期四天的牛仔表演的巴西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和该州前州长、大豆巨头布莱洛·马奇(Blairo Maggi)之间交情匪浅,这可能帮助该城出人意料地成为了世界杯的一个展示场 和农业相关的产业以及牛仔文化,才是该州的真正名片商店里出售蛇皮牛仔靴和外形吓人的马刺;在一家名为Casa do Ginete(大致意思是“优秀骑手之家”)的店外面,17岁的牛仔竞争选手加布里埃尔·勒里(Gabriel Neri)向我们展示了他腹部上一条垂直的长疤痕,那是被牛踢伤的 “肾上腺素升高的感觉无以伦比,”他说“我热爱这项运动” 牛仔竞技的流行导致当地足球队人气有限,后者能吸引到几千人已属走运因此人们担心库亚巴崭新闪亮的潘塔纳尔体育场(Arena Pantanal)将在世界杯后变得华而不实但Secopa的秘书吉马良斯说,这是没有看到重点 “我们有悠久的足球传统,过去20年里却一直在衰落,”他说“但我非常有信心,世界杯会重振这种传统” 虽然其他巴西城市在项目按时竣工方面也遇到了困难,但库亚巴的问题却特别严重无数个截止日期被拖延,一些工程缺陷暴露出来,腐败现象遭受了调查,市民通勤被严重影响480名电工、焊工、管道工等工人正在加紧修建巴​​西库亚巴的机场新航站楼,希望能在6月5日前竣工 “在我多年的施工经验中,这是我迄今见过的最密集的时间安排”参与这个项目的工程师卢卡斯·里贝罗(Lucas Ribeiro)说,他为经营巴西机场的国有公司Infraero工作 事情证明,即使是一些小项目也让人伤脑筋:尽管有五年时间来做规划,工人们可能仍然无法及时完工两个训练营中的一个,这些训练营是为前来库亚巴参加比赛的八个代表队准备的;而供球迷观看比赛现场直播的FIFA Fan Fest场地本月才破土动工 当地世界杯官员说,必要的项目将在开赛日6月12日前完成,所有其他项目将在12月31日竣工,届时该州的规划机构将会解散,巴博萨(Barbosa)州长将离任但官方说法和当地舆论如此矛盾,双方似乎住在两个不同的城市 “每个人都怀疑他们是否会完成相关工作,”25岁的商人若奥·弗拉维奥·贡萨尔维斯(João Flávio Gonçalves)说“这完全是在大肆抢钱” 官员强调,世界杯带来的切实好处将在未来几年内显现舆论可能也会改口叫好,社会学家泽维尔·弗莱雷(Xavier Freire)说,他在库亚巴领导一个联邦政府资助的世界杯研究项目“如果巴西成了冠军,”他说,“政府也完成了80%的工程,人们就会忘记期限和成本的问题” 库亚巴市长毛罗·门德斯(Mauro Mendes)甚至在未完成的施工建设中看到了亮点“正在兴建公共工程的地方,就是正在改头换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