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奥巴马寻求提高对外用兵的门槛

发布时间:2019-04-01 07:12:00来源:未知点击:

华盛顿——当奥巴马总统听到外界如今对其外交政策发表的评价时,他深感沮丧叙利亚、乌克兰阿富汗他的批评者还想让他做什么卷入另一场战争吗还是说继续维持一场已然是美国历史上耗时最长的战争 在执政五年多后,奥巴马已日益确信,就算美国必须在本土之外扮演重要的角色,它也应该避免陷入国际危机的泥沼中,不去重蹈一些前任的覆辙是时候终结他所说的“漫长的战争季”了 他的批评者主要来自右翼,也有一些左翼,对他们而言,奥巴马开出的是一副消极的处方,它废除了美国两党在国际舞台上持续了数十年的领导角色被激怒的奥巴马在周三利用他在西点军校(West Point)学员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对批评之声发起了大篇幅的反驳,他还定义了自己的外交政策方针,他认为,这些政策是适合新纪元的,希望在他离任后依然能够延续下去 “这是在尝试提出一个“奥巴马主义”,在赢得了对塔利班(Taliban)及其盟友的战争后,它关心的是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国家安全学者彼得·L·伯根(Peter L. Bergen)说,他是受邀于本周和奥巴马共进午餐的几名外交政策专家之一“明智的克制政策不是很激动人心,也不适合用凌厉的言辞去表达,然而,它或许是最妥当的方针,而且无疑体现了美国的民意” 在西点军校,奥巴马给这场辩论设定了框架,他把自己塑造成一名在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之间保持着合理平衡的管理者和往常一样,他试图俘获中间派的心甚至在措辞上,他都采取了二者兼顾的方式,他既用了民主党人在克林顿(Clinton)时期喜好的习语“不可或缺的民族”,也用了共和党一向青睐的术语“美国例外论” 不过,作为三军统帅,奥巴马似乎更致力于为日后动用武力设置更高的标准,他在第一任期内对恐怖主义者发动了持续的无人机攻击,派遣海豹突击队(Navy Seals)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 奥巴马指出,和他之前把美军撤出伊拉克一样,他将在2016年年底前,把美军撤出阿富汗,由此使美国不再参与这两场战争他将通过为区域盟友提供训练和装备,逐渐把美国和恐怖分子的战争移交到盟友手中 奥巴马说,有朝一日,当美国不再受到直接威胁时,“军事行动的门槛必须要提得更高”他用非此即彼的二元论来表述这个选择,暗示他的批评者想用武力解决全球的许多麻烦 从某些方面看,这是在偷换概念,因为即使是他最激烈的反对者,也不会主张美国动用地面部队去对抗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行动,抑或去阻止叙利亚的内战不过,一些批评者表示,自奥巴马对利比亚的干预导致了混乱的结局以来,他似乎对美国动用军力有点过于敏感 在西点军校,奥巴马指出,有四名学员曾在2009年12月听过他在西点发表的第一次演讲,他们后来在阿富汗战争中被杀了,还有一些听过那次演讲的学员则受了伤,他在那次演讲中宣布,美国将向阿富汗增兵他说,“我认为,美国的安全需要这种部署死者令我难以释怀伤者也令我难以释怀” 他还说,“如果仅仅是因为我在全球其他地方看到了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是因为我担心受到批评者的指责,我就要把你们送入险境,那我就辜负了你们赋予我的职责,辜负了我们热爱的国家赋予我的职责,那些批评者认为,美国要想不给人留下软弱的感觉,唯有通过军事干预” 他没有说服他的批评者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曾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助手的彼得·D·菲弗(Peter D. Feaver)说,此次演讲的“语气”似乎“具有鲜明的党派立场和辩解意味” 理查德·N·哈斯(Richard N. Haass)也曾在布什政府内任职,直到在伊拉克战争的问题上产生分歧,他说,此次演讲试图“区分”两类人之间的“差异”,一类是那些认为美国做得太多的人,另一类是那些认为美国做得太少的人“然而,演讲没有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提供一个合理的理由”哈斯说,他是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现任主席 布什时期的助理国务卿R·尼古拉斯·伯恩斯(R. Nicholas Burns)对此次演讲留下了更好的印象,他称此次演讲是“诚恳的,讲的不错”他还说,“总统说,现在是时候恢复常态了,他是对的,他恰如其分地把军事行动的门槛设在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 此次演讲已经准备了数周,它让总统得以对最近一直头疼的烦心事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在上个月的亚洲之行中,他斥责了批评者,用棒球做类比阐述了克制性的外交方针,他说,他更侧重于一垒安打和二垒安打,而不是全垒打周二,他利用私下里和外交政策学者共进午餐的机会,进一步反驳了批评者,为前述类比做了辩解 在周三的演讲中,奥巴马似乎间或对某一批评者作出了直接回应,此人是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他在《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超级大国休想退休》(Superpowers Don’t Get to Retire)的长篇封面报道,提出反对美国卸下在二战(World War II)后领导全球的职责 奥巴马说,来自左右两派的干预主义者辩称,“美国愿意在全球动用武力的立场,是防范混乱的终极保证,美国在面对叙利亚的暴行或俄罗斯的挑衅时的不作为,不仅违背了我们的良心,而且还会招致日后出现更严重的侵略行为” 不过他还说,“自二战以来,让我们付出最大代价的某些错误不是源自我们的自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