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25年后重游故地,张德培率弟子回到法网

发布时间:2019-04-01 04:03:00来源:未知点击:

25年过去了,张德培(Michael Chang)依然未谈及自己1989年和伊万·伦德尔(Ivan Lendl)在法国网球公开赛(French Open)上的对阵他也没有再在比赛中用过下手发球 如今,42岁重回巴黎的张德培依然留着西瓜头,依然是一名公开表达其虔诚信仰的基督徒,依然是和家人前来,但这次和他一起来巴黎的不是他的双亲贝蒂(Betty)和乔(Joe),而是他的妻子安布尔(Amber),以及他们的两个女儿,一个3岁,一个1岁 但将于周日(即5月25日,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5月24日——编注)开幕的本届法网不仅涉及对张德培的怀旧,还与鲜活的梦想有关 是的,这是对他在17岁时颠覆常理,克服重重困难取得胜利的周年纪念;他的胜利与远方天安门广场上的暴力事件发生在同一时间他将自己的胜利归功于天资、辛苦投入、年轻人的无忧无虑和神灵的干预这张混合配方 “有些比赛我本来根本不会赢,”张德培说,“有些球本来应该出界,但却没有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雨下了下来我是说,你看不透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当时发生的事情是有目的的,我当年17岁是有目的的,我身为华人,以及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事情之所以会成这样是有原因的” 今年,现身法网的张德培是带着新的使命而来的他是日本网球明星锦织圭(Kei Nishikori)的教练锦织圭的排名首次进了前十,成绩在张德培的指导下也屡创新高在赢得巴赛罗那的那场红土场地锦标赛后,本月在马德里,锦织圭一度让拉斐尔·纳达尔(Rafael Nadal)陷入困境,后因背部痉挛退赛 1989年收获的经验是多方面的:保持战术灵活;不要被那些经验更丰富、成就更大的人吓到;无论双腿怎么抽筋、乐观情绪消失了多少,都要坚持战斗、猛攻、前冲、蹦跳 “比约恩·伯格(Bjorn Borg)在法网夺冠时才十几岁,”张德培在1989年时的教练若泽·伊格拉斯(José Higueras)说,“马茨·维兰德(Mats Wilander)和拉法(Rafa)也是但对我而言,迈克尔(Michael,张德培的英文名——译注)获胜一事的特别之处与其说是他在法网夺冠,不如说是他如何夺冠的:有胆量在大型体育场同这项运动最好的运动员一较高下、有魄力采用下手发球、有勇气相信自己真的会赢” 伊格拉斯和其他人倾向于把重点放在对阵伦德尔的第四轮比赛,而不是其他胜利上,这是可以理解的比赛在中央网球场(Court Central)举行,而且可能是最接近《大卫和歌利亚》(David and Goliath)这个故事的网球比赛 “如果他们那场比赛打20次,迈克尔只能赢一次,”伊格拉斯说 的确令人震惊伦德尔曾七获大满贯单打冠军,三次在法网夺冠,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全世界的头号选手而作为一名出色的后辈,或者说一名年轻的职业运动员,张德培之前很少在黏土赛场上打球,也未在重大赛事的第四轮中获胜过 然而,因为有人受伤,有人退赛,他当时是法网的15号种子选手尽管之前从未在正式比赛中与伦德尔对阵过,但他曾在那届法网前一年的两场表演赛中与伦德尔交过手,先是在艾奥瓦州得梅因的室内赛场上输给了对方,后来在亚特兰大的绿土赛场上将对方打败打完得梅因那场比赛后,偶尔言辞尖刻的伦德尔在乘坐豪华轿车回酒店时,不请自来地向张德培提了一些建议 “他甚至都没试着讲些客套话,便突然说道,‘想知道你今天为什么输了吗’”张德培说,“我就说,‘当然你说吧,告诉我于是他说:‘你的发球不好你的第二个发球一点威力都没有你知道你的移动很好,但你没有武器你接到了很多球,但你完全没有可以伤到我的武器’他还接着说,‘如果不在网球上努努力,你根本没办法留在巡回赛里’” 对这种高高在上的建议,张德培说他感到感激,而非忿恨,然后就回去努力了在加州棕榈泉,他与伊格拉斯,以及另一名很有前途的美国少年皮特·桑普拉斯(Pete Sampras)一起进行了训练1988年,张德培在自己的首次法网赛事中打入第三轮,但在中央网球场上输给了约翰·麦肯罗(John McEnroe)伊格拉斯相信,他具有长期的潜力,能够在法网表现惊人 “当时,比赛并不像现在这样对体力有这么高的要求,球也没这么快,”伊格拉斯说,“他球感极好,速度快得不得了,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利用一些短球的机会,更多地往网前移动所以我们一起训练了几天,我说,“嗨,迈克尔听着,你要继续努力,我相信几年之内,你就很有机会在法网取得好成绩” 张德培说,他回答道:“为什么今年不行” “我想,这样回答倒不是自负,”张德培说,“但我就是想,为什么不可能谁知道呢” 这明显不是自负,尤其是,说这番话的是位一早显露出天分的少年,而且他还不曾因为过去败得一塌涂地而留下什么伤痕,这一点很可贵张德培说,“我想这就是17岁的优势” 和伦德尔的对战发生在6月5日,就在中国政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学生的后一天 张德培的父母是台湾移民,他本人在美国出生,他和他的家人密切关注着天安门事件的消息他说,“一旦镇压真的发生了,一旦你看到这么多人死去,看到一个人站在坦克前,以及诸如此类的画面,你会知道怎么去正确地看待很多事情” 在和伦德尔对阵时,张德培输掉了前两盘比赛,随后赢得了接下来的两盘比赛,尽管在第四盘比赛接近尾声时,他的两条腿都抽筋了据他回忆,他在第五盘第三局比赛结束后走向主裁判理查德·英格斯(Richard Ings)准备退赛,却在发球线停了下来,因为他“心里涌出了一股难以置信的信念” 他还说,“在我职业生涯的任何时刻都从未发生过的事,就这样发生了我真地感受到,就好像是上帝直接对我说,‘迈克尔,你在干什么’” 张德培公开表达自己信仰的做法并不为法国新闻媒体或公众所接受,这个事实让他在接下来的多年里都感到痛心他说,“在我心底,信仰是我最大的优点” 在第五盘的大比分达到4-3,局比分为15-30时,张德培使出了下手发球,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职业生涯的关键时刻这么做张德培感觉,伦德尔就要再次获得破发点了,他觉得自己需要采取一些不一样的打法 伦德尔设法把球打了回去,然而,在张德培击出一记穿越球后,伦德尔丢失了这一分,他的惊讶是可以理解的 比赛处于赛点时,伦德尔的第一个发球失误了,张德培蹦跳着上前去接球,他比一般情况走得更靠前许多他站在距发球区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观众因此发出了窃笑声恼怒的伦德尔请英格斯批准他重发第一球,英格斯拒绝了他的请求,伦德尔摇着头,发了第二球,球击中球网上缘之后,飞出了发球区,伦德尔双发失误了张德培马上就仰面躺倒在红土场上,满脸是泪,他在经历了4小时37分的奋战后获胜了,比分分别是4-6、4-6、 6-3、6-3和6-3 英格斯在一封电子邮件里说,“我担任了2000多场比赛的裁判还没有哪场比赛能及得上这场这么惊心动魄、富有激情” 张德培说,尽管他和伦德尔在元老巡回赛和高尔夫场上有所交往,然而他们从未讨论过这场比赛张德培笑着说,“我也不打算这么做” 事后看来,与这场比赛几乎一样了不起的是张德培拥有足够的激情和体力储备,由此在1989年避免了虎头蛇尾的结果他当时不得不再打两场为时四盘的艰难比赛,才能进入决赛,他的对手分别是海地选手罗纳德·阿热诺尔(Ronald Agenor)和当时的苏联选手安德烈·切斯诺科夫(Andrei Chesnokov) 在决赛中,张德培面对的是喜欢上网前冲的瑞典选手斯蒂芬·埃德伯格(Stefan Edberg)埃德伯格当时是温网那一年的冠军,也是后来的世界一号选手张德培再次在落后的情况下“重整旗鼓”,一度盘比分是2比1,然后在第四盘的两个关键局中挽救了九个破发点在自己也多次上网进攻后,他终于以6比1、3比6、4比6、6比4、6比2的比分拖垮了埃德伯格 张德培是在托尼·特拉伯特(Tony Trabert)1955年问鼎法网冠军后首个在法网夺冠的美国人他依然是大满贯历史上最年轻的男单冠军 他承认,另一个17岁的运动员在对体能有着极大要求的网球领域取得这种成功的几率很小尽管他也进入了其他重要赛事的决赛,但他却从未再在大满贯比赛中折桂然而,他取得的突破激励了他在美国的同龄人——安德烈·阿加西(Andre Agassi)、桑普拉斯(Sampras)和吉姆·考瑞尔(Jim Courier)他们以他的胜利为动力,